陳清河

族群歧視與數位近用

陳清河
2021/03/20
Spectr News Theme

文/陳清河

每年的3月21日是聯合國的「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顧名思義,其實質意義就在呼籲任何人不分種族,都應享有平等與尊嚴的權利。在台灣,對於族群平等的重視,早在五年前就提出「反族群歧視法」的推動,較令人遺憾的是,此一法案如今仍舊在草案的階段。因此,每當媒體從業人員或社會人士有不當族群歧視的言論或舉動時,僅能以柔性的對話或在媒體,對當事人提出抗議,然而激盪數日之後,又回歸平靜甚至煙消雲散。

對社會弱勢的再定義

社會弱勢的緣由,可分為經濟弱勢、文化弱勢、政治弱勢、教育弱勢、空間弱勢、身體弱勢、宗教弱勢、階級弱勢、黨派弱勢以及居住弱勢等等;其中較常見的社會弱勢,大多是來自人口相對的少數,例如族群人口弱勢的原住民與新住民、性別人口弱勢的婦女與跨性別者,以及年齡人口弱勢的老年與幼兒,這些常態的社會弱勢,理當是被關注的對象。

不言可喻,每當相對的弱勢越趨明顯,或在社會體系中自然形成之後,便會產生族群之間話語權結構的質變。其中,除了涉及在媒體平台缺乏發聲權與對話權之外;更明顯的現象是,對弱勢族群事物描述,偶而在各類媒體報導中受到不當描述或引用時,弱勢族群的再詮釋權以及修正權,無法取得社會公平的反駁或更動,經常造成上述這些社會弱勢者內心的痛。亦即,弱勢族群對自我文化的定義,諸如飲食、服飾、習俗、語言乃至性格的描述,能否獲得普羅社會的尊重,以及是否得到平等對待的需求,常是處於不對等的狀態。

數位近用與數位落差的另類情境

普羅社會對弱勢族群的尊重的場域,當以媒體平台的平等權益為重中之重。雖然近幾年,多項政策著力於媒體素養的推動之下,在形式上或數量上已經有所成長,但是在實質上,如何能讓少數或弱勢族群的話語權,能受到打從內心的尊重,仍是整體社會的基本功課。

由於媒體環境的快速發展,早期的媒體近用已經從主流媒體的生態,轉化為以社群媒體為核心的情境。正因為媒體已經不在是過往趨於中心化的概念,而是開始強調即時互動與移動交雜的去中心化或再中心化平台;因此,所謂由下而上的規範性及非規範性資訊的新媒體,已經成為對社會弱勢者兩極化詮釋的角色。有些網路鄉民,甚至藉由庶民形式的民粹主義模式,反而讓社群平台中「族群歧視的相關議題」衍生更複雜的社會因素。

結語

引用孟子離婁篇的一段話,「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其實,降低族群歧視衝突之道,並非是遙不可及的大道理,只要存乎寬容與關愛他人的理念,便可營造社會的祥和,又何樂而不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授權素材pxfuel、pixabay、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族群傳播與社群溝通的距離
商業機制背後的數位隱私權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陳清河
專業領域:廣播電視電影內容產製與管理、新傳播科技、電訊媒體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