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吉森

為什麼非華視不可?

何吉森
2020/12/09
Spectr News Theme

文/何吉森

中天新聞頻道換照不成,聲請暫停執行也被裁定駁回,於此之際,NCC表示「希望給華視一個機會」,甚而傳出主動要中嘉撤回其原屬意之「寰宇」,改以「府裡意屬」華視(新聞台)之說,先不論NCC此舉,已明顯逾越法律授權,且有破壞市場機制之疑,本文擬從另一面向探討「為什麼未來52頻位,不是應由系統業者自主決定,而是被『指定』為非華視(新聞台)不可?」

可預見的說詞是,華視為公廣集團之成員,由它替補,可望改善現行有線電視新聞頻道之「亂象」,另可藉此平息來自各方勢力推薦頻道的政治角逐!然事實上,NCC企圖以實質審查方式引導全國各系統台協調某一特定頻道置於固定頻位上,除可能渉及公平交易法聯合行為,剝奪業者經營權外,更可能讓有線電視頻道及節目因定頻而僵化,加深「萬年頻道」造成我國有線於電視視訊平台內容品質劣幣驅逐良幣之現象。

華視於此浪頭,固已對外表達其「當仁不讓」之企圖心,然NCC對此,基於獨立監管機關之角色,卻不能亦不宜代替視聽眾圍事或表達意願,反而應鼓勵系統業者本於意見市場機制規劃頻位,以滿足消費者多元意見之需求,才能避開「球員兼裁判」之批判,重拾外界對NCC獨立監理角色之信心。

華視在眾多角逐者間,固有其「公廣」集團之特色,但並非唯一、不可替代之選項,如選擇它,仍需考量諸多因素。首先,華視之定位與屬性一直不明,其經營成效多年來已遭質疑,以其新聞頻道之營收,一年約二億多,然以現今有線電視新聞頻道之每年支出約需四億多,如放在公廣集團則可能預算再加倍,每年會否出現鉅額虧損,不能不防。其次,有線電視系統平台,近年來面對中華電信MOD及OTT境外網路視訊平台之競爭,營收明顯下降,不可能再給高額之授權費,如協議不成,屆時又將陷入授權費爭議調處。再而,華視近年來每年虧損約2億多,雖有資產,但多年來政府不敢處理,勢必要求政府(文化部)配合以專案補助方式津貼華視新聞台,如此將會碰觸到政府以預算補貼新聞事業,讓未來之52頻道成為政府內宣工具之質疑。

本文並非全然否定華視接替原52頻道,但從前述之疑慮,可知在尊重市場機制與現今媒體營運生態環境之理性思考下,華視並非唯一不可替代之選項。強摘的果子不甜,以華視這10至15年來之表現與績效,其仍有諸多應改善之處,如定位、財務及內部管理等面向,華視現今可以考量將其單一優質節目授權有線電視頻道經營者之模式,調整其體質。重點是,面對視訊服務多元化之競爭趨勢,NCC應放手讓各系統經營者本於其經營區域與策略,規劃出頻道內容之垂直差異特性,除藉此實現視訊平台內容多元之政策目標,亦可擺脫多年來有線電視系統平台「定頻」之束縛,有效調整有線電視內容品質,面對外來OTT TV強勢之競爭。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翻拍自google map、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禁止台灣代理經銷中資愛奇藝之評析
智慧連結趨勢下傳播匯流法制之反思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何吉森
專業領域:傳播政策與法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