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春發

NCC應否介入有線電視頻道交易價格的決定?

莊春發
2018/09/03
Spectr News Theme

兩個月(五月)前,無線電視的民視新聞台,因為新聞台的銷售價格,以及買方是純粹單買民視新聞台,還是包裹購買民視台灣台、民視第一台,與國內第三大的有線電視多系統業者TBC產生交易上的爭執。依據有線電視法第55條的規定,雙方可向主關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申請調處,歷經多達12次的調處過程,雙方對交易條件與交易價格仍然無法達成協議,最後的結果則演變成南桃園地區、新竹地區、苗栗地區與台中地區民視新聞台斷訊的惡果。   

依據經濟學裡的原則,市場的的供需兩方會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而決定產品或服務的價格,身為主管機關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原則上是不宜介入頻道交易價格的決定。但是若特定頻道是消費者重要的收視頻道,涉有視訊市場的外部性時,主管機關則可能有介入之必要。

檢視先進國家頻道商與系統商對於頻道交易的情況觀察,美國訂定有有線電視法中的「節目取得規則」,以解決或避免MVPD(Multichannel  Video  Programming  Distribution)市場中,因MSO高度的水平兼併與垂直整合,形成市場力延伸(leverage of market power)的結果,從而造成阻礙市場的競爭。因此節目取得規則中「禁止」有線電視業者之垂直整合頻道商,運用「差別待遇」或「獨家交易」契約等不公平競爭之手段,拒絕提供頻道予不具整合關係的MVPD,而使不具整合關係的MVPD喪失競爭能力。

「再傳輸同意」的發展方面,美國的大型商業性無線電視業者已可透過「再傳輸同意」獲得更大的收益,甚至出現了大型MSO因未獲「再傳輸同意」而被迫中止播送之案例。2010年的奧斯卡獎頒獎典禮前夕,由於有線電視業者Cablevision無法與和迪士尼(Disney)具有整合關係的全國無線電視聯播網業者ABC達成延長「再傳輸同意」之協議,進而導致Cablevision於紐約市之訂戶無法收視該頒獎典禮。

MVPD向FCC投訴其與無線電視業者「再傳輸同意」協商破局,擁有「必看」(must-have)頻道之無線電視業者於協商時,常有不當延伸市場力的行為,因而要求FCC大幅修正「再傳輸同意」規則,諸如:(1)設置法定仲裁或相類似之爭端解決機制;(2)創設暫時載送制度,避免產生MVPD基於誠信協商再傳輸同意而協商難行時,因救濟制度緩不濟急所造成之消費者權益損害;(3)禁止搭售頻道,亦即禁止無線電視業者以MVPD載送其他非熱門頻道做為「必看」頻道再傳輸同意之條件。

從以上之美國分析,似乎可看出美國法的作法,只是要求頻道的上下游業者自行談判解決交易的問題,主管機關遵守市場機制,不介入雙方頻道交易價格的決定。極度尊重市場機制,要求頻道買賣雙方慢慢談,談出一雙方均滿意的交易條件時,再進行播送交易的頻道。

相對的,德國則是藉助於集體管理有關民營廣播電視所需的著作權及鄰接權,特別是有關有線電視的再播送授權(德國著作權法第20b條)的要求規定。由VG Media集中代理各個頻道商與系統商交易的責任,以準官方的組織取代原有的市場交易系統,一方面可以有節省交易成本的效果,二方面則利用著作權的規定消彌個別交易的爭議。在實務執行上則未見主管機關介入頻道之交易,甚至是介入頻道交易價格的決定。

加拿大對於頻道商與系統商價格的爭議處理方式,則是由主管機關CRTC(Canadian  Radio-Televis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 Commission)負責。它的處理方式依據個體經濟學一般均衡理論的摸索過程(tâtonnement process)的方式,由CRTC權當喊價人(auctioneer),要求頻道的銷售商提出一個出售價格,同時間也要求頻道的買受人系統商提出一個購買價格,如果買賣雙方的價格無法達成一致時,CRTC則要求買賣雙方重新出價,當然過程中買賣雙方均不知對方的價格訊息,喊價人的CRTC會告訴賣方的出價太高,也同時會告知買方的出價太低,買賣雙方必須經過調整:賣方降低價格,買方提高價格。

第二回合買賣雙方出價之後,如果一樣無法達成共識,CRTC會再告訴買賣雙方再進行出價的調整,其過程和第一回合完全相同。當第三回合出價之後,買賣雙方的出價若仍未能達成所謂的均衡價格(equilibrium  price)時(表示買賣雙方的價格相同),CRTC會進行權衡式的裁決,如果認為賣方的價格較為合理,則裁決以賣方的出價為頻道的最後交易價格。相反的,若主管機關CRTC認為買方的出價較為合理,CRTC將逕自裁決以買方的出價為該頻道的最終交易價格。

由此觀之,加拿大官方對於市場頻道交易價格的爭議,是利用經濟學一般均衡理論的「摸索過程」為基礎,讓頻道的買賣雙方進行喊價,讓雙方頻道的價格接近市場的均衡價格,經過三個回合的調整,CRTC認為它應當可以判斷市場價落在那個部位較為合理,最終利用公權力對頻道的最終價格進行裁決。

是故,從加拿大處理上下游頻道價格的議題時,它不但是監督者,而且是最後的裁決者。換言之,加拿大的CRTC對市場頻道價格的決定是直接介入而且是最終決定者。

未來NCC是仍然採取目前有線廣播電視法第55條的規定,「調處不成之後,依法提起民事訴訟」的策略,完全尊重市場機制,不介入頻道價格的決定,它的結果可能造成曠時費日的下場,甚至會出現民視新聞頻道在TBC所屬市場斷訊的不好結果,是社會所不樂見。若NCC採用加拿大模式,頻道上下游業者經過若干回合之後,直接由主管機關勁自裁決,可能會較有效率的解決頻道市場的爭議,但是它的前提是NCC必須投入更多的資源分析頻道買賣雙方的成本架構,否則NCC逕行裁決的價格,反而會遭致買賣雙方更多的怨懟。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莊春發
專業領域:產業經濟、財務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