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良

「萬年頻道表」是有線電視產業的七傷拳(下)

葉志良
2020/06/24
Spectr News Theme

文/葉志良

近年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議移頻或下架不通過的理由,無論從「違反頻道區塊化原則」到「影響消費者收視習慣」,皆是以「維護消費者收視權益」作為出發點。過去聽聞NCC官員應和業者稱某電影台所重播的舊影片,就是因為「有」收視戶喜歡看也常會看,所以也有一定的市場性,以長尾理論觀點本人並不否認,但當「大多數收視戶」覺得頻道播放舊片太多或重播比例過高,遠超過NCC所認為「有收視戶」覺得好看,怎能一概說是基於維護消費者收視權益?

按許可辦法第3條第4項規定,系統業者申請頻道之規劃及其類型變更,中央主管機關應綜合考量是否增進或維持整體市場競爭、消費者權益、頻道內容之多樣性及其他公共利益,同時根據《有線廣播電視系統經營者訂定上下架規章參考原則》第9點有關頻道位置異動參考指標,包括了異動新頻道之優點證明、區塊化原則、消費者收視習慣以及該異動新頻道最近的評鑑、得獎、裁處紀錄以及本國節目比例等。上述「市場競爭影響評估」、「消費者權益影響評估」、「適法性評估」以及「其他公共利益影響評估」等規定,其實就是對系統業者的排頻賦予相當嚴格的事前許可制。

過去系統、頻道與政府談出來的「萬年頻道表」,在類比頻道時代或許是為了穩定產業發展以及保障消費者權益之目的,有其一定的助益;然而當年這紙協議下的「萬年頻道表」,在今日看來,就是一套將產業與政府緊緊綁在一起的「七傷拳」,既傷自己(政府)也傷他人(業者),今日由此所衍生出的頻道上下架與系統排頻等爭議,癥結點也在於不是太健康的產業結構以及政府過於僵化的法律管制,現若要將此問題妥善解決,勢必牽動包括經營規模限制、收視費用上限、頻道規劃區塊化等措施,這些都得一一解開並且重新排列組合,甚或大刀闊斧砍掉不用。

實則,國內頻道上下架與系統排頻爭議本身就是市場結構性的問題,前述提及的方法,可以透過市場機制自行調整,或採取事前或事後的管制措施。不過本文暫無法論證市場是否能自行調整(至少短時間內無法達成)到最適狀況,而事前管制也經常造成規模較小業者被逐出市場或被兼併的反效果;至於事後管制,雖然可能讓主管機關的介入形成「公親變事主」的情勢,但較可能透過基本的民事契約關係來處理本質上即屬於內容授權的爭議,主管機關可不必過度介入;但倘若政府真擔憂訂戶權益可能受損,或可運用有廣法第50條有關定型化契約應記載與不得記載事項、消費者保護法授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權限,來監督業者間契約與法遵狀態即可。

然而,由於現行頻道變更及上下架監理管制密度實在太高,NCC行政成本也不堪負荷,無論從理論上或實務上來說,短期內適度鬆綁管制是應該要先做的事情。當然,這個議題也涉及到收視費用上限是否有必要繼續維持、分組付費該如何劃分群組等一連串的連動措施,本文支持應以管制鬆綁的方向看待。至於系統業者的收視費用該如何提出一套與頻道授權費之間的分潤模式,部分業者與立委提出以「收視率」作為分配依據,不失為一個可能的選項。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pxfuel、freepik、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萬年頻道表」是有線電視產業的七傷拳(上)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葉志良
專業領域:智慧財產權法、通訊傳播法律與政策、資訊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