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良

「萬年頻道表」是有線電視產業的七傷拳(上)

葉志良
2020/06/24
Spectr News Theme

文/葉志良

衛星頻道在有線電視系統上的位置,尤其是78頻道以前基本頻道的頻位,更是頻道業者欲取得「廣告收入」的絕佳地位。15年前新聞局為解決頻道紛亂的局面,邀集業者商議將基本頻道的類型予以區塊化,並讓部分知名頻道在全國有線電視的頻道表上固定在特定頻位上(定頻),這個政策的結果片面決定了這些頻道的價值(價格),也開啟「萬年頻道表」的爭議。

近來有線電視多頻道系統(如中嘉、凱擘)曾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申請基本區塊的移頻案,因牽涉新聞頻道異動、收視戶適應問題、地方政府不同意異動等因素,最後NCC決議不通過頻位變更之申請。據媒體報導,有線電視頻道20年來變動率低於10%,引發外界批評有線電視基本頻道頻位僵化不變,而這種歷史共業下的「萬年頻道表」近來成為立法院委員們的質詢焦點,有趣的是被提名NCC新任主委與委員們皆口頭承諾將變革此一歷史僵局。此「萬年頻道表」問題涉及到更為細緻的政策規劃以及NCC在個案裁決上的態度,特別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頻道上下架與排頻權。

頻道上下架與排頻權等問題或可約略從簡單的經濟學來理解。頻道節目作為系統業者吸引消費者的商品,系統業者勢必根據經營上需要挑選特定、適當之頻道節目,且頻道價格能否符合系統業者成本上考量也是極為重要的問題。因此,若頻道價格過高,則系統業者可選擇其他符合需求之頻道,自無所謂一定要購買特定頻道之道理;同理,若頻道業者認為授權價格或播出位置不盡滿意,也可尋找其他適合的系統業者或其他節目播放平臺(例如MOD、OTT TV等),自無一定要授權給特定系統業者之道理。

但經濟學原理經常告訴我們,上述理解僅存在於「競爭市場」此一大前提,換言之,當市場環境不具競爭性,特別是當產業過於集中,甚或產業上下游關係根本「攪和」在一起,這種市場結構性的問題就會對消費者選擇產生負面的影響。這時政府要不放任「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自行調整,要不透過事前或事後的管制措施,以矯正市場結構的問題。但要理解目前這個頻道上下架與排頻權的問題,或可從業者、以及政府(主管機關)兩個視角來看。

以業者來說,我國有線電視有清楚的上下游產業鏈關係,上游市場是節目製作商構成,產製影視節目並擁有該節目的原始權利(著作權),部分頻道業者有自製節目亦屬此類;中游市場是頻道業者,其向節目商取得節目授權或自製節目,擁有節目播送權並將各種節目按照預先排定之節目表播放;下游市場則是由供公眾收視之播送平臺構成,包括有線電視系統業者、IPTV業者以及直播衛星業者,系統業者更形成集團式的多系統業者(MSO)形態。在中游與下游之間,我國還存在一個特殊的「頻道代理商」交易形態,由頻道商賣斷該頻道授權予代理商,代理商則逕與下游播送平臺洽談授權費用。

而頻道上下架與排頻權問題就是在中游與下游市場開始亂了套,多數既有頻道倚賴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的談判能力,企圖讓系統業者能將頻位持續維持,以獲取廣告收入對營收的挹注;但有趣的地方在於多數頻道代理商本身就是MSO,為維持向系統業者收取穩定的頻道授權費用,定頻向來是頻道與系統之間談判的重要條件。過去尚未開放系統經營區與互跨經營區之前,當時有線電視數位化也還未普及,「萬年頻道表」雖遭到收視戶抱怨,但市場上頻道數量還不算太多,問題並不大;但後來因互跨經營區政策實施導致MSO之間相互傾軋,部分MSO之間的競爭逐漸擴展到頻道授權談判上,甚至頻位變動也是競爭手段。

以主管機關來說,問題也出現在對於下游市場的嚴格規管措施。有線廣播電視法(有廣法)賦予NCC許多規範系統業者的管制措施,包括經營規模限制(用戶數不得超過三分之一)、收視費用上限、頻道規劃區塊化等等。按有廣法第29條規定,系統業者應依其營運計畫營運,若營運計畫內容有變更時,應向NCC申請許可變更或報請備查,營運計畫中之申請頻道規劃及其類型之變更,則應按通傳會所定之《有線廣播電視系統經營者申請頻道規劃及其類型變更許可辦法》(許可辦法)審議,若涉及頻道位置異動,則需提供與頻道業者間之協商紀錄與文件資料,並得通知頻道業者提出陳述意見。有論者認為這樣的頻道異動申請,要能通過真的是千難萬難。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pxfuel、freepik、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萬年頻道表」是有線電視產業的七傷拳(下)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葉志良
專業領域:智慧財產權法、通訊傳播法律與政策、資訊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