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

選戰電玩,有票嗎?

鄭自隆
2020/07/27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2020年大選,蔡英文陣營推出以總統府為背景的電玩遊戲,選戰文宣加入電玩或電競,這是新的嘗試,但若進一步思考,有意義嗎?意義在那裡?

奧美廣告公司創辦人David Ogilvy(有譯為大衛奧格威)有句名言,值得所有做廣告或「玩」廣告的人深思,他說,他做的廣告是期待消費者認為商品有意義而購買,而不是為了娛樂消費者;換句話說,廣告的最終目的是「銷售」不是「創意」,創意是為創造銷售的工具而不是全部,因此沒有銷售功能的創意,只是狗屎。

隨著社會變遷與數位匯流,選戰工具當然要推陳出新,趕得上時代腳步以迎合首投族媒體習慣,因此推出選戰電玩廣告當然並無不可,不過進一步得想想,有票嗎?

古典傳播理論認為媒體是整個社會系統的次系統(sub–system),傳播有4項主要功能–守望:讓閱聽人從媒體認知外在環境的變化;決策:從認知外在世界的變化,找到存活(survival)的方法;教育:從傳播素材獲得離開學校後的新知;娛樂:從媒體使用得到情緒舒解。

對電玩或電競而言,並沒有守望、決策、教育的功能,但其「娛樂」功能的確非常強大,且與傳統影視媒體(電影、電視)截然不同。

在「參與」方面,傳統的看電影看電視就有「參與」功能,將自己的情緒投射至男女主角,或是自己不敢做的事(如飆車、告白、冒險犯難),劇中人幫你做了,成了替代式參與(substitute participation),即經由劇中人的演出完成自已的想像,此外觀眾也從觀看中得到情緒的舒解,這就是傳播對情緒舒解的通便劑效應(cathartic effect)。

電玩或電競的「參與」功能更強,它不是觀眾將情緒投射至劇中人,而是玩家自己化身為劇中人,可以選擇武器、寶物、同伴或遊戲路徑,除了沒有真槍實刀砍人或被砍外,其餘和實境(reality)一致,因此可以稱之為虛擬參與(virtual participation),玩家涉入感(involvement)極高,這也是電玩為什麼迷人的地方,電視電影只是讓觀眾自我投射為主角,電玩電競則將觀眾變為主角,不需要心理再一層的轉換,成人追劇都會成癮,何況自我封閉的青少年,泡電玩很容易上癮,成了網路成癮(internet addiction)者。

其次就使用媒體的「報償」(reward)來說,電玩電競的使用「報償」是直接、明確而且立即,動作漂亮就直接撂倒敵人或抓到寶可夢,過關立刻得到寶物、分數跳升或抱得美人歸,滿足感是直接而明確的;但看電影電視的「報償」是間接的,結局若回應期待,男女主角終成眷屬,也就如是而已。

第三是「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這是馬斯洛需求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的最上層,人類最企求的滿足,在學校功課不好或被霸凌的少男少女,躲在房間玩電玩,得高分、撂倒對手、贏得心儀對象贊美,所有在現實中的挫折通通可以在電玩世界得到補償,完成「自我實現」,這是何等的滿足;這也是電影電視無法企及的,結局再美滿,也是男女主角的事,電影散場、電視完結篇,回歸現實後觀眾都會空虛感或失落感油然而生。

第四是「可操控性」(manipulatable),玩電玩的人對整個game的可操控性很高,結局操控、內容操控、工具選擇,甚至電腦或遊戲機操作能力、反應速度都是玩家可操控的,之所有這樣的功能,主要遊戲設計的互動性,但電影電視都是線性(linear)發展,由編劇與導演操控戲的走向,觀眾只能看無從置喙插手。

第五是「互動性」(interaction)及其衍生的「社交連結」(social fabric),電玩當然是雙向互動,也可以透過網路聯結,和不認識的對手混戰,因此或打麻將也不愁三缺一,自會形成另一種形態的社交網絡,即臨時性或功能性的網絡;電影電視也有社交網絡,如明星的各種粉絲團就是,但比起電玩,明星粉絲團就較為常態與正式(formal group)。

電玩就是這麼有趣,才會吸引這麼多的宅男宅女投入,年輕人喜歡,那就「數位匯流」借箸代籌用於選戰,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過選戰電玩和選戰微電影一樣,會面臨「是電影還是廣告?」、「是電玩還是文宣?」的兩難,是電玩就不要塞入乾澀的文宣素材,是文宣就不會是電玩,沒有青少年喜歡邊玩邊被洗腦的。

2020年大選綠陣營的《總統府大冒險》就患了這種錯誤,內容塞滿了「政令宣導」,新南向、豬瘟防治、經濟成長率、同婚…通通出來,像極了莒光日的電視節目,題目也很無聊,問官邸有幾隻貓幾頭狗,遊戲冗長,玩完要一個鐘頭,不知道有幾位宅男宅女有這個耐心。

此外就功能而言,《總統府大冒險》的參與性低,玩家缺乏化身為劇中人的想像,整個遊戲玩完也缺乏心理報償,因此玩家的「自我實現」也會低,遊戲中的文宣問答制式呆板,「找貓」也顯得智障,缺乏「互動」的趣味,此外遊戲也只能一個人玩,缺乏型塑支持社群的功能,整體而言《總統府大冒險》是不上道的「電玩」,也是不合格的「文宣」。

選戰文宣是為了「吸票」而不是「娛樂」選民,選戰玩新玩具,可先要想清楚這一點,《總統府大冒險》想用娛樂工具來吸票,但置入粗糙鑿痕斑斑,效果恐怕適得其反。

圖一圖說(上圖):《總統府大冒險》遊戲畫面截圖。

圖二圖說(上圖):《總統府大冒險》遊戲畫面截圖。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翻拍自《總統府大冒險》-Youtube影片、pikist、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選戰大數據(2)
選戰大數據(3)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