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

OTT專法草案,劃錯重點!

鄭自隆
2020/03/06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通傳會NCC公佈《網際網路視聽服務法》草案,這部簡稱OTT專法所規劃的草案重點,似乎只著重「登記」而忽略「管理」,同樣是提供影視訊息,NCC對本土產業的無線電視、有線電視、衛星電視有高密度的天羅地網管制,但對以外商為主的OTT卻輕描淡寫。

影視訊息產業的國家監理,政策重點應在「所有權人」(ownership)與「內容」,但草案對所有權人「登記」的規定簡略得令人疑慮。

一、只要登記即可,沒有核可問題?
二、登記內容只要有連絡人之名稱、住居所、聯絡電子信箱及電話,網路位址,服務內容,營業概況說明(第4條)。不需要對出資人設限?經理人資格也不設限?沒有黨政軍條款?出資人與經理人國籍也無所謂?
三、資本額沒有門檻?

根據草案的規定,對OTT產業根本沒設限,登記成立OTT比開一家資本額5萬元的雜貨店簡單,此外對外商與中資也沒特別規定,眼見就是打開山海關,外商中資長驅直入,本土業者(含無線電視、頻道業者、系統業者)將面臨血流成河。

草案對「內容」管理更是只有原則性宣示,服務內容不得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不得妨害兒童或少年身心健康,不得有歧視性或仇恨性者,不得煽惑、教唆、幫助或與他人共同參與犯罪之行為(第11條)等抽象而制式規定。但草案容許OTT業者除提供視訊、音訊內容外,尚可「從事廣告營利之服務」(第2條),因此OTT專法是不是應比照《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將節目管理、廣告管理另列專章規定。

OTT提供的影視內容,同樣是透過傳送系統出現在民眾手機、平板、桌機或客廳電視,對同一螢幕出現的節目與廣告,法規就不應有兩套標準;現行法規對無線電視與衛星電視節目廣告有極嚴苛與瑣碎規定,NCC若認為這些規定對OTT過於嚴苛,那就應修掉一併解嚴;若仍要保留,就應對外商宣示,內容也應遵守現行電視相關規範,法規怎麼管電視,就應該怎麼管OTT。

對本國製節目,NCC對電視的節目本國製有嚴格的要求,電視節目中之本國自製節目,不得少於百分之七十;主要時段播出之本國自製戲劇節目不得少於同類型節目之百分之五十,其新播比率不得低於百分之四十;為保護本國影視創作,這些規定無可厚非,但對OTT呢?

OTT是VOD隨選視訊的營運概念,當然無法規定本國製節目要播出若干,或主要時段播出若干,但可以規定片庫中庫存影片的本國製比率,也就是節目菜單中本國製節目必須要佔有若干比率,以及每季或每半年新上架本國製節目之比率,甚至本國製節目各類型所佔比率也可規定;至於觀眾要不要點選,則交由市場決定,由內容決定輸贏。

此外,《有線廣播電視法》有營運管理專章,對出資人與經理人、營運計畫、審議委員會之組成、經營地區之管理與調整,都有詳實規定,但OTT專法草案卻付之闕如,是不需要管呢,還是有其他考量?同樣要對消費者收費,《有線廣播電視法》設有「費用」專章,每年要向縣市政府費率審議委員會申報費率,由其核可,但OTT的費率卻由營運商自行規定,政府獨厚外商乎。

對自律組織之設立,NCC對OTT業者也很「善待」,對電視業者無論衛星或無線電視台,每家都必須成立自律委員會,業者的公會也要有自律委員會,形成雙重監督;但草案中對OTT業者只要「共同成立或加入自律組織」即可(第13條),換言之只要OTT公會成立即可,甚至不必成立,跑去衛星公會或電視學會的自律組織「掛單」也可以。

每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扣除工作與睡覺時間,可以使用影音媒體的時間是固定的,OTT壯大當然會對傳統媒體形成「替代與襲奪」效應,OTT業者都是跨國公司,以之與本土電視業者或中華電信MOD競爭,猶如NBA職業球隊對上高中班隊,因此NCC對OTT進入台灣市場的規管,不能只從商業角度視之,而是應從「文化」面向思考,影視內容關係國民價值觀與文化視野的涵化養成,不會只是單純的商業行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pxfuel、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當OTT走進客廳
頻道再區塊化:「粥」若大碗,「僧」多又何妨!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