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春發

5G頻譜拍賣終於落幕了,然後呢?

莊春發
2020/02/24
Spectr News Theme

文/莊春發

2月21日5G頻譜第二階段位置競標大戰落幕了,最後的結果是台灣之星以零元報價取得「魚頭」(3300MHz-3340 MHz)的位置,遠傳報價二十億三千萬取得「半魚肚」(3340MHz-3420 MHz)的位置,中華電信報價二十億八千萬取得「魚肚」(3420MHz-3510 MHz)的位置,「魚尾」(3510MHz-3570 MHz)則由台灣大哥大以報價零元取得。此結果與各家公司取得的頻譜數量推測相當。

第二階段頻譜位置的搶標,又讓政府部門獲得新台幣四十一億八千萬元的收入,加上第一階段的頻譜數量拍賣的金額一千三百八十億八千一百萬元,合計這次5G的拍賣金額為一千四百二十一億九千一百萬元,是世界5G拍賣的第三高,只低於德國、義大利兩國的拍賣金額。拍賣總價與政府原先訂定的底價四百四十億元比較,最終拍賣金額是原先底價的3.23倍。

這麼高的的最終標價所顯示的結果,可以從三方面看。第一是頻譜的確是電信業關鍵資源,它的所有權屬於全民,今全民將它的處分權交付給政府部門,而政府部門不辱使命,在拍賣市場中拍得好價錢,對國庫的收益不無小補。

第二是高額的頻譜價格,對於經營5G電信業務的業者而言,此拍賣價格是業者未來經營的沉重負擔,有可能因為此高成本結構,影響電信業者推出服務所訂的價格水準,因為原本取得頻譜的成本勢必會反映在未來5G服務的價格上,以至於推出的5G的服務價格呈現相對不便宜。最終將造成5G提供服務推廣的速度,延遲5G服務的普遍使用。

第三,是對最終使用的消費者與企業客戶,5G電信業者因為拍賣成本很高,為回收此成本,業者勢必將此高成本最終轉嫁給使用者。高成本的拍賣價格,如同政府部門提早向5G的使用者收取稅收。因為價格偏高同時也會影響最終使用者接受新服務的意願,因此不利於5G新興服務的推廣與應用。此效果進一步產生5G新興服務的開發、研究與應用的推遲。

對此高價頻譜拍賣的結果,社會上許多的菁英立即提出需多的改善方案。有人認為超過底價的拍賣價格,應當參考美國的作法,成立5G基金,如同過去4G的做法拿出一百五十億元,由行政院各部會提出如何加速4G通訊技術的應用計畫,讓4G的服務能夠在我們的社會快速普及,使頻譜的加值應用能夠充分的發揮。

甚至有建議對未來5G服務價格進行補貼,讓5G服務能夠為消費者或企業快速接受,使5G技術能夠儘快的發揮使用效果,展現新技術的功能。也有人認為5G需要建設的基地台較多,應當利用此多出的拍賣費用酌情補助業者建設,協助業者盡快上線提供5G服務。

不管如何,超高的拍賣價格,是市場電信業者競爭的結果,在政策上時不能因為拍賣價格過高,即要求政府機關藉由各種方式回饋返還給既有業者。畢竟業者出那種價格時,應當衡量過未來服務所能回收的可能與時間,這點主管機關不需替業者考量。資本主義下的社會,企業應當有自負盈虧的認知,也應當在參與拍賣時即有風險考量的打算。

行政院要做的是先檢討4G時代,支付一百五十億給各部會研究的成果是否落實,是否值得?如同前面所述,超過底價的錢是政府先期向一般老百姓收取的類稅收,要發出去使用可能也必須謹慎,否則因為錢多就隨便亂花,是對不起一般普羅大眾的。

即使要在超出底價中的金額拿出一部份經費,作為補助5G發展的使用,也必須符合該行為具備外部性或公共性的性質,才較為妥當。例如偏遠地區基地台的建設不易,即可動用該基金補助,以落實全民福利相同的理念。

此外,5G服務未來的使用,除原本的電信服務之外,可能大部分的使用是與其他產業的異業結合,大連結的統合效果才能發生。換言之,5G服務的建立不再是存粹的語音服務,非語音的服務才是G建立的主要目的。例如與醫療服務、長照服務、物連網服務、居家服務、智慧城市服務等。這些依賴AI、互聯網的服務如何與5G結合,這些都是未來5G新興服務業務所需特別關注,以及研究二者之間如何密切合作的研究課題,5G基金的確可以在這些方面上使上力。

當然與其他產業合作的中間,可能會涉及各產業的相關法規的鬆綁,如醫療服務的醫師法,金融服務的金融法規等,都需要再進行異業合作必須預先排除的障礙,5G拍賣完成,未來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政府單位謀劃,與企業去面對。當然做為業者也要在這些方面深入研究,俗語說「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政府施政,經營企業均是如是觀。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xfuel、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從5G看「經濟的理性」不敵「生存的需求」
從「有效競爭」看5G頻譜的釋照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莊春發
專業領域:產業經濟、財務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