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專訪】OTT-TV納管?劉柏立:應一起檢視廣電三法管制(上)

蘇元和、吳冠輝
2020/02/24
Spectr News Theme

蘇元和/專訪.文/蘇元和、吳冠輝

2019年4月,隨著中國串流影音OTT騰訊旗下WeTV透過Google Play Store平台進軍台灣市場,這是繼2016年Netflix、中國OTT愛奇藝進軍台灣之後,再掀起境外OTT納管的論戰。

2020年2月,OTT-TV法草案由主管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掌,儘管NCC甫公布最新的傳播政策白皮書中,OTT-TV草案內容已有微型的輪廓,但具體內容仍付之闕如,據NCC表示,現階段OTT-TV規管方向不會納入考量每月到訪註冊用戶數量超過20億人口的Youtube影音平台,具體內容還待NCC委員會內部討論,且目前也還在蒐集專家、學者的意見。

《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持續追蹤OTT-TV納管前,NCC究竟應該思考的面向為何?如何真正解決台灣傳播市場的痛點,以及如何通盤檢視台灣傳播市場的未來?

以下是長期研究電信政策與觀察網際網路發展的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四所所長劉柏立的專訪內容。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OTT-TV草案內容初步構想採登記制,NCC宣稱是抓大放小的低度管理,雖然GOOGLE的影音平台YouTube是數位創新科技發展下的產物,但發展至今儼然是廣告市場大戶,直接衝擊傳統國內有線電視、MOD等視訊平台的廣告市場與生存,NCC端出的OTT-TV草案是否應正視這個問題?

劉柏立答(以下簡稱答):談到數位匯流,現在另一個話題就是數位轉型,但數位匯流跟轉型又是兩個不一樣的層次問題,匯流只是兩個漸面,也就是收斂;那數位轉型就是完全要來變身。

回到YouTube議題,它就是一個OTT開放平台,OTT又分免費跟付費機制,所以國內有很多電視媒體就因為它提供一個免費的平台,就把自家媒體內容上傳上去,增加可見度,但也因為免費又方便,所以YouTube平台就越來越大起來了,這就是背景。

這就要回到網路產業的一大特色,就是規模經濟,你一定要大,大者恆大,會大到人家趕不上你,所以這個網路世界就是要有一定的規模,不然就會無疾而終。

當現在傳統電視媒體沒有好好去經營開發,最後只能跟著人家走,結果YouTube大到影響傳統媒體了,但我認為,傳統媒體應該思考的是科技的技術進步,使得YouTube得以發展,那麼,傳統媒體應該怎麼因應它?像YouTube這樣的新媒體,尤其是在網際網路上,禁止它們發展是不合理,因為從數位匯流的觀點來講,這樣的新媒體是進步的。

所以,數位匯流時代,電信可以做廣電服務就是IPTV技術;傳統電視視訊服務系統也可以做寬頻服務了。那麼,在網際網路崛起的新媒體不管是付費,還是免費也都有一個廣告市場的經營模式。現在問題是傳統媒體市場廣告被搶走了該怎麼搶回來?這就是傳統媒體要思考,是要持續做傳統媒體,或是要走向數位轉型了。

問:你如何看NCC低度納管OTT-TV?

答:納管是要管什麼?要討論這個前提可以先檢視現行的廣電三法,主管機關對既有傳統電視業者的規管,管得有沒有合理?現行的廣電三法的規管有無使得市場發展很順暢?有沒有助於未來產業發展?如果沒有的話要怎麼改?要改什麼?這些都是NCC必須要先思考的問題。

那麼,新OTT-TV要開始納管,是不是也要思考以一套法規,有助於數位匯流發展到位?所以要管什麼?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OTT-TV進來了需要登記,採登記制可行,但登記之後?討論到納管就是有收入就必須要繳稅,問題是除了登記、納稅,還有要管什麼?

問:YouTube儼然已是廣告大戶之外,卻不在OTT-TV低度納管的對象中,你認為媒體的主管機關NCC如何因應?

答:以繳稅的立場來講,YouTube也是一種電子商務,是一個跨境的電商,現在國際上已經開始注意跨國繳稅的問題了,但執行面上有一個技術上的問題,像電子商務在美國的可以跟台灣做生意,那怎麼徵稅?因為在美國設立的電商就是賺台灣消費者的錢,這個稅要怎麼算?這是一個新的課題,不是馬上就可以解決的。

回到OTT-TV草案上,主管機關有監理目的,就是讓通訊傳播也能夠健全發展,現在出現新技術與新服務的媒體,理論上每一個業者都可以依照他的創意提供新的服務;而一個主管機關,除了保障消費者的權益外,另一個就是所得課稅的公平性,但這個公平性是在財政部主掌負責。

另外,如何管理YouTube其實也是一個國際的問題,這就是我們講的國際上的監理問題,又分為哈佛學派跟芝加哥學派,哈佛學派主要主張管制的,芝加哥學派是自由主義且採放任的。但最近主張放任的芝加哥學派有一個報告,就是說網路平台已經大到不可忽視程度,應該要納管,可是現在問題是要怎麼管?這個現在還沒有一個解答。

我們現在應該要做的是,對現在這個YouTube那麼大的網路平台好好觀察一下,把問題通通整理出來,現在要做的第一步是這樣,你要有一個正當性,這是一個主管機關第一件應該做的事情。

問:NCC決定要納管OTT-TV,但草案內容又不夠具體,你怎麼看?

答:我舉日本為例,OTT到了日本去會找日本當地的業者來合作,因為要符合當地人的口味,日本的電視公司節目製作能力非常強,日本人也不一定要看有線CableTV,應該說無線電視內容很充實,相較於有線比較具有競爭優勢。

整體來看,日本CableTV也不大,五大網、電視跟新聞報紙都已經聯合了,五家大的電視台後面的五大報紙都已經在一起了,在日本,反而是CableTV相對規模比較小。

日本現在基本上就是有無線跟有線,無線強在節目製作能力,他們能夠滿足消費者,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要素,以視訊服務為例,像日本他們的無線電視都很好看,如果有不足就去訂個有線CableTV,不然就去租個片子;現在外來像Netflix為了要打入日本市場,就要做出能夠符合日本人價值觀的節目,所以就去找了日本電視節目公司合作,所以這就為什麼現在Netflix上面也有日本的自製節目,也有自己的特色了。

當然OTT要去日本,日本當地業者也會防堵,但這就是市場競爭問題了,經營媒體業者本身也要具備競爭的「膽識guts」。

問:日本怎麼防堵境外OTT?

答:嚴謹來講,其實也沒有什麼防堵,以法規來講,日本叫做放送法,它有所謂基幹放送跟一般放送,基幹放送是要有頻譜的,例如收音機電視機需要無線頻譜的,那一般的有線電視,包括IPTV採低度管制,即便要收費的,你只要核備一下就行了,沒有特別的去管,因為這是一個自然的市場競爭。

針對有線電視業者,日本也沒管它什麼,資費是業者訂的,只要主管機關核備而已,資費訂價多高、多低,就看消費者買不買單而已。

問:傳播內容製作有一個很大的關鍵是文化的問題,你怎麼看政府對台灣傳播產業扶植的現況?

答:假設一個產業是砸錢就能夠扶植的話,那我會鼓勵盡量砸錢,問題是砸錢之後,還扶不扶植得出來?這是一個問題。

產業能否發展下去包括有許多條件,也有許多不同的特色,舉例來說,對影視內容而言,你錢砸下去買得到一個李安嗎?有一個點是怎麼培育人才?一個產業的成長絕對不是一蹴可幾,影視產業最起碼還要有一個市場能夠支撐,如提高本國自製率。

 

圖片來源:台灣經濟研究院官網照、各家電視畫面、pxfuel、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劉柏立:NCC應讓頻道內容有更多自由空間 (下)
【專訪】OTT該管什麼?江雅綺:應為本土內容、通路生存拿出辦法(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