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

數位匯流與競選傳播媒體【I】:日治時期

鄭自隆
2020/02/03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選舉是權與錢的糾葛,政客「以錢買權、以權賺錢」,台灣人愛選舉,但台灣有選舉,不是國民黨帶來的,而是台灣人向日本殖民者爭來的;台灣的競選傳播可分為四階段,每階段各有不同的傳播媒體與競選工具-

第一階段是「日治時期」,甲午敗戰、乙未割台,1895年日人始政,歷經明治奠基、大正啟蒙,人民有飯吃有衣穿後就會要求政治權力,大正10年(1921)元月第一次連署請願提出,由先賢林獻堂領銜、178人連署,展開「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向第44屆日本帝國議會兩院正式提出請願,要求賦予自治權利,設置擁有立法權、預算審查權的議會,但審查時遭總督田健治郎反對,認為此舉將使台灣成為類似加拿大或澳洲的自治體,違反「內地延長主義」精神,因此兩院對此請願案「不採擇」。

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前後發動十五次的請願,歷時十四年,除連署外,還組團至東京「遊說」,第三次請願(1923年)時,在飛行學校留學的台籍青年謝文達還開飛機在東京上空散發傳單。

第三次請願,蔣渭水、蔡培火等人組成常設性組織「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因違反「治安警察法」,被捕並起訴,初審被判無罪,但檢察官不服上訴,二審,陳逢源、林呈祿、石煥長、林幼春、蔡惠如判刑三個月,謂之「治警事件」。他們入監服刑時,民眾夾道歡送,如同國民黨時代黨外人士「入監惜別會」後的遊行活動。

昭和5年(1930)「台方地方自治聯盟」在台中成立,接手請願運動,展開全島巡迴演講,楊肇嘉甚至應民眾要求,將演說灌錄在「曲盤」(黑膠唱片)用留聲機播放;昭和8年(1933)在台中召開的全台住民中部大會通過「在不牴觸日本帝國憲法之範圍內,要求在州市街庄成立民選議員之議會」,並將此決議電呈內閣總理大臣、拓務大臣及台灣總督。

前後15次請願,歷經14年,直到昭和9年(1934)10月,台灣總督府終於宣布明年(1935)開始實施台灣自治,舉辦「第一屆市議會員、街庄協議會員選舉」,所謂街庄協議員就是現今鄉鎮民代表,議員半數民選、半數官派,統治者所謂的自治卻為「半」自治,而且僅限州市議會有議決權,街庄議會仍為諮詢機構,州市街庄行政首長仍為官派。

台灣當時行政區域劃分為5州、7市、34街、323庄,根據公民數再計算議員名額。自治律主要內容為(一)州設州會,市設市會,街庄為協議會,州市會為決議機關,街庄會為諮詢機關;州、市、街、庄住民具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二)市會議員、街庄協議員半數官派、半數民選,州會議員半數由市會及街庄協議會員間接選舉產生;(三)州知事、市尹及街庄長仍為官派。

選民條件呢?住民雖有選舉權,但仍訂有資格限制-
1、 獨立生計(御宅族,繭居族與靠爸族都沒有投票權)
2、 年滿25歲以上,設籍滿6個月
3、 年納5圓以上稅額
4、 男性
5、 需經警察派出所証明為「良民」

上述為法定積極條件,但尚有一消極條件,就是必須「識字」,選票並非圈選,而是由選民在選票上直接寫出所欲支持的候選人姓名,因此選民必須識字。在此限制下,以台中市人口數為例,台灣人為日本人五倍,但具投票權者,日本人有二千餘人,但台灣人只有一千八百多人,反不及日本人。

此次選舉可使用之運動方式包括家庭訪問、政見發表會、印發傳單及標語等。違法遭取締有:(一)非助選員而進行助選運動被檢舉者,有214人;(二)供給博覽會入場券或火車、汽車票者有33件,106人;(三)無投票權而擅入投票所有20件,24人。沒有發現以現金賄選者。

日治時代的選舉屬菁英政治(elite politics),由地主、士紳、知識份子參與選舉,分享一半的地方議會席次,競選傳播是人際溝通,候選人以社會威望來爭取選票,因是鄉賢,不屑買票,那有花錢買票方能出來服務的道理。

日治時代的選舉一共舉辦兩次,昭和14年(1939)11月21日辦理第二屆市議員及街庄協議員選舉。日本殖民政權的選舉是「半」自治式的:一半民選一半官派,這和國民黨兩蔣時代外來政權的選舉倒是有些類似,兩蔣威權統治期間的選舉只有地方層級的選舉,而沒有中央民代與省長、總統的選舉,換言之,不管怎麼選,都不會撼動日本人或國民黨的統治基礎。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pikrepo、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數位匯流與競選傳播媒體【II】:兩蔣時期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