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頻率競標走調?5G生態系只怕更晚成形(下)

石世豪
2020/01/03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另一方面,相較於3.5GHz頻段全部27個單位(10MHz),每個競標日(10回合)就被5家競標者提出1到3輪需求,每單位回合價就跟著被提高1到3次,28GHz頻段雖然開放2500MHz頻寬以100MHz為單位競標,從競標首日業者只零星提出2個單位需求,一路競價到元旦假期次日(2020年1月2日),也僅僅「堆」到16個單位需求,每單位回合價至今還停在起標當天的1億零3百萬元打轉。至於2017年就釋出不順利的1.8GHz頻段上下行各15MHz頻寬,由於沿用舊4G執照效期只能使用至2030年,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業者提出需求,因此回合價始終停留在32億9600萬元。數字所反映的業者出價邏輯十足「理性、冷靜」,完全不被政府「宣傳」誤導:執照效期很關鍵,頻段也很重要;效期短又零碎的頻率根本不值得砸錢,即使流標之後(換個5G新包裝)搭配其他頻段再回鍋重新拍賣,業者照樣不會好好出價。

3.5GHz頻段不僅這次可以釋出的頻寬有限,更由於物理特性上涵蓋較佳,基地台建設成本相對較低,也有現成的系統及終端設備可以支援,釋照前就已經確定成為各家電信業者「必爭之地」。然而,真正讓5G技術發揮異於歷來行動通信的「潛在」價值者,其實是位於6GHz以上的28GHz頻段無線電頻率(參閱:5G計畫又來「堆積木」,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既然這次號稱5G首次「釋照」,為何原本就可以用於4G技術的頻率反而遠比真正5G頻率「熱門」?電信業者「理性、冷靜」程度顯然遠超過政策規劃者,在商言商者果然(表面上跟著高喊5G「來了」,行動上卻)比政府更加務實。

單就頻寬而言,這次納入競標的3.5G頻段總頻寬為270MHz,正好和2013底首批釋出的4G頻率數量一樣。雖然當時開放競標的700MHz、900MHz、1800MHz頻段涵蓋更佳、基地台與終端設備技術也更成熟,不少人還是拿來與這次5G釋照相比;當5G首批頻率競價進入2020年後第一個上班日,總標金達到896.21億之後,「跌破眼鏡」的專家們也開始覺得:「飆」到千億元似乎也不令人意外。

當年4G釋照首次競價總標金1186.5億,籠統而言,拍賣的是270MHz頻寬、外加形同「入場券」的4G特許執照;這次5G釋照,基本上也是拍賣270MHz頻寬、外加形同「入場券」的5G特許執照。乍看之下,好像只是「昨日重現」,不必大驚小怪。但是,頻率「數量」相同背後的技術成熟與設備普及程度,今昔根本不能相提並論。4G「現成」的技術和設備不斷推陳出新、價格不斷下滑,一則業者標得的頻率形同「現貨」可以立即投入運用,再則高額標金迫使業者全力建設拓點,以便儘早推出「亮眼」服務(搭配一波又一波「換機」潮)刺激消費、及早回收鉅額標金及建設成本。

反觀5G技術和設備不乏「實驗室」數值、展場「概念機」,「現成」可以上線商轉的又顧忌多多(國安?資安?)。尤其讓業者望之卻步,無從加速建設的真正障礙:「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猶抱琵琶半遮面,製造商喊了震天嘎響的各種「垂直應用」,樣樣「客製化」而技術密集(所以也需要「砸」不少錢讓各種「配套」到位),預期收益卻又縹緲有如遠處仙山。電信業者各花數百億元標下的首批「5G」頻率,短期之內更像是4G「補充」頻寬;長期而言,或許終究「演化」為真正5G服務的基礎涵蓋頻寬,其有無及數量多寡始終不變的商業意義,其實和「入場券」很類似。只不過,標得3.5GHz頻段者,尚且可以從4G一路平順「演進」到5G;被「擠」出3.5GHz「搖滾區」的業者,即使轉向28GHz頻段也形同「發配邊疆」,就連「琵琶」、「仙山」都還要立足在「實驗室」數值、展場「概念機」之上踮起腳尖遠遠遙望……。

總之,電信業者這次「砸」重金搶標3.5GHz頻段,不斷往千億元大關邁進的「天價」,與當年4G釋照首次競價總標金的1186.5億,無論在被管制者彼此之間的商業意義、或管制者據以引導產業發展的功能兩方面都很不相同,一方面是4G業者藉以(削弱對方)取得競爭優勢的「4G延長賽」,另一方面才是「卡位」下階段較佳起跑點(尚未真正開打)的「5G預賽」。整體而言,「延長賽」打愈久,「預賽」就愈晚登場。偏偏政府不等電信管理法新法施行,就趕忙用電信法「業務執照綁頻率」的舊框架釋照,導致頻率價值幾乎全部化約到「入場券」背後。

姑且不論,今年7月就要變成「舊」法規的行動寬頻業務管理規則為了配合5G提早釋照(好讓標金儘早「入庫」),第66條關於高速基地台建設義務規定「切」成3大區塊,5G「純度」愈高的涵蓋率要求愈低,至少5年以上仍是以4G網路構成所謂5G「業務」的主要傳輸架構。5G「垂直應用」所迫切需要的彈性組網、頻率共用等電信管理法所提供的新形態管理規範,根本來不及套用在即將完成「釋照」的5G「業務」上。尤有甚者,電信法舊框框的法定「落日」期間,依電信管理法第83條第1項規定似乎最長「只」有3年;進一步對照該條第3項規定,其實不難發現:這次取得5G執照的電信業者「其原依電信法取得之特許執照有效期間內,所使用無線電頻率之權利不受影響」,也就是說,20年內政府必須依舊按照「前5G時期」的「權利」關係相待。

一千億元就可以標下(4G時期的)既得權利「20年內不變」;而且,即使在2030年、2033年「4G業務」分批退場後,還有7到10年期間依舊「不變」。業者在商言商:真的不貴。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ixabay、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頻率競標走調?5G生態系只怕更晚成形(上)
5G計畫又來「堆積木」! 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上)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