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鄭自隆

你是粉嗎?傳播科技促成政治變遷

鄭自隆
2019/12/23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科技變遷促成政治變遷,「政治粉」就是傳播科技的產物,12月21日高雄罷韓挺韓大車拼,無論「韓粉」或「黑韓粉」都透過手機進行動員,沒有4G手機就沒有柯粉、英粉或韓粉,「粉」義同「迷」,都是英文fan的翻譯,何謂「粉」或「迷」,簡單的說,就是對人、事、物的執著。

「粉」或「迷」可分為3種類型:

對「物」的執著:即蒐集迷,超級有錢者收集古董車、字畫、藝術品、古玩、名錶,略為有錢者,收集紫砂壺、老酒、精品包包,沒錢者,收即郵票、別人丟棄的文具玩具、用品、甚至農具,並美其名為「民藝品」。

對「事」的執著:在個人行為上,有人被稱為頑固,就是對「事」的執著與堅持,此外對公共議題的執著也屬此類,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鐵桿子統派與獨派。

對「人」的執著:如影歌星偶像迷、宗教seafood迷,對政治人物的「政治迷」或「政客迷」,近年興起的柯粉、英粉、韓粉皆是。

當然物迷、事迷、人迷都有交集,並不互斥,如有人喜歡蒐集紫砂壺,也愛看張愛玲的書,但也是陳昇的歌迷,三迷兼俱;但「政治迷」對當代政治人物的崇拜,就具獨佔性,是互斥的,只要政治人物間有競爭關係,他們的迷就會形成互斥,喜歡A,就不會也喜歡B或C。

相同的粉,會形成同溫層,以相互取暖,而要成為政治粉,又要具備什麼特徵?

首先是人格特質,成為「粉」是不分性別、年齡、教育程度、職業的,電視上看到高階警官、海巡官員穿著大禮服,對著seafood跳舞,以示「崇敬」,令人傻眼;也有高教育的科技業老闆,對「導師」獻上財產,還恭謹行跪拜禮;東線火車站也偶而看到一群穿藍衣裳的人突然集體跪下來,原來「宗師」蒞臨,這些粉,凡夫俗女有之,但也不乏高社經高教育的人。

這些「粉」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可說服性」(persuasibility)極高,他們一般而言心地善良,都是好人,對社會也有使命感,情感豐沛對符號(symbol)有反應,在海外看到國旗就會淚流滿面,看到青燈木魚就想出家,聽到seafood講自己聽不懂的話,就以為遇到神;此外,這些「粉」對自己沒有信心,認為要回饋社會或報效國家,就要投入「救世主」門下,追隨主,聽主的呼喚,上述的「正」能量,從累積起來就成了耳根子軟的「可說服性」。

其次,在態度上,「粉」有2個觀察點,其一是是自認「秀異」(distinction),認為自己因具備特殊條件(有知識、愛心、愛國)才有資格加入團體成為「粉」,而且成為成員後就具備差異性,與芸芸大眾不同或高人一等。

此外就是情感的極端投射,形成盲目的英雄崇拜(hero worship),認為所崇拜政治人物是「神」,具備凡人所沒有的視野與能力,當然應該追隨,近日收到一位也是大學教授朋友轉「賴」的催票信,ending「神奇」寫著 -

有天眼之人,早已看出韓的前世是為國家戰鬥至最後一兵一卒,寧死不屈、舉槍自盡的大將,再前世則是道行極高的太師,所以韓並非常人,我等凡夫俗子,當仰之彌高,自嘆弗如!

第三,在行為的層次,作為「政治粉」,首先必須累積資訊量,也就是高度暴露政治資訊,無論來自電視、報紙、網路的傳播訊息都要重度使用,但會有選擇性的過程,先是選擇性暴露(selective exposure),即英粉不看藍媒紅媒、韓粉不看綠媒,以免產生因認知不和諧而傷害「脆弱的心靈」,或動搖對「領袖」的崇拜;再來是選擇性理解(selective perception),用自己的認知來詮釋與過濾訊息,換言之用「坳」的,最後是選擇性記憶(selective retention),符合認知才會記起來,認為是惑眾的妖言就會自動失憶。

其次,是扮演意見領袖角色,從資訊守門,到擴散、影響,積極投入,就因為有高度使命感,認為自己「愛台灣」或擔心中華民國就要完蛋了,所以要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積極扮演意見的擴散者,熱心傳播「福音」,而且總認為全天下除了少數的冥頑份子外,都跟他是同一國的,「民心是熱乎乎的」。

此外,甚至先顧佛祖、不顧肚子,自己就是窮人,還忙著出錢出力挺扮成「庶民」的救世主、宗師。政治粉、宗教粉如此,影視明星的偶像粉更是,明明是22K的小資女還縮衣節食買偶像的週邊商品、花幾千元買票就為了「見面」「握手」,拿白花花銀子孝敬比自己富有NxN倍的偶像、宗師、政客。

你是柯粉、英粉、韓粉嗎?請用下述指標檢視 -

1.主動搜尋偶像資訊?

2.會同溫層取暖,互通訊息、參與聚會?

3.會與符號互動,如穿國旗裝、買週邊商品?

「政治粉」的產生是科技發展的結果,前網路時代,政治粉只能在候選人演講會聚集,人數不過萬人,散場了各自回家士農工商,誰也不認識誰。但網路卻將這群人由大眾(mass)轉變為互通鼻息的公眾(public),隨時可動員,經由不斷的互動,越滾越大就成了「○流」,科技導致政治變遷。

2014年4月太陽花運動興起,就是網路動員,而且熱度延續至年底縣市長選舉與2016年的大選;2014年大學生幾乎集體「挺柯」,當時很多學生戶籍不在台北,不能投給柯文哲,帶著滿腔熱血回鄉後,就投給國民黨的對立面,當年民進黨大勝就是柯粉的外溢效應,這種熱度也延續至2016年,讓蔡英文當選。

2018年的韓粉則是智慧型手機的「向上效應」,2014年會持智慧型手機只有年輕人,後來逐漸向上普及,當阿公阿嬤也人手一機,加上退休沒事就玩手機「賴來賴去」,以及退休金無端被砍怒氣累積,韓粉動輒動員數十萬人成了「韓流」,也就不奇怪了。

5G與AI即將來臨,科技對政治會有什麼影響,誰也不能預測,科技的影響力是被玩出來的,年輕人的想像無限,或許2022年的縣市長選舉就有新氣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蔡英文臉書、韓國瑜臉書、Pexels、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選總統「眼高手低」的最要不得
選戰「政見論述」不是這樣玩的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ELTV快樂學英語 輕鬆無負擔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