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現場、時事追蹤

學者:NCC過多介入頻道移位恐侵犯言論自由

周怡君
2019/11/16
Spectr News Theme

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周怡君/台北報導

在影音服務邁入數位匯流時代的今日,外有串流影音OTT大舉壓境,加上中華電信MOD挾其寬頻服務市占率的威脅,台灣有線電視產業鏈,包括系統業者、頻道業者以及頻道代理商之間,在頻道上下架、定頻、移頻等議題上,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應有的規管思維是什麼?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學院公法中心(15日)邀請多位學者教授進行學術研討會,前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莊春發主講「有線電視市場上下游交易爭議之原因與解決」,他強調有線電視上游的頻道商與下游的系統商之間,存在密切的「唇齒關係」,然而,頻道商與系統商的交易經常出現紛爭,即因所得的分配問題。

有線電視廣告在傳統媒體的比例,從2014到2018年並沒有降低,反而由2014年的50%比例上升至2018年的56%;但由於傳統媒體廣告金額的大幅降低,以至有線電視產業所能分配的廣告總金額的降低幅度達18.8%。

除了廣告市場萎縮或為數位媒體搶走,也因有線電視市場出現強而有力的競爭者,跨區經營或新業者的出現,例如中華電信MOD進入視訊市場、OTT視訊服務的出線等,促使上下游業者更斤斤計較分配比例與分配到的實質金額,導致衝突愈烈。

針對NCC近來草擬修正「有廣法」引進仲裁機制,莊春發建議,主管機關應先充分了解市場出現爭議的客觀背景,以及有線電視上下游結構與交易的實況,再由結構上找出解決的對策,可能比以法律手段處理爭議,更能正本清源,以免「小病用大藥」。

台北國立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黃銘輝主講「論有線電視系統排頻定頻移頻之規範與管制」。黃銘輝從台灣法令規範及實務執行開始講述,並舉美國有線電視系統頻道規劃的管制規範為例,他認為,「台灣有線電視排頻、定頻、移頻之管制,忽略了管制背景的遞嬗,並欠缺言論自由的視角。」

學者:NCC過度介入移頻 有侵害媒體編輯自由的疑慮

黃銘輝說,「頻道移頻就如同報紙版面改版一般,主管機關過多的介入,先天上即存有侵犯媒體編輯自由的疑慮;然考慮到消費者收視慣性的權益,主管機關似乎卻又無法完全放手。建議在數位化的今日,民眾選臺若能發展至如同手機使用App般簡單,移頻的管制負擔即可從管制機關肩膀上卸下。」

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暨文化部法規諮詢委員、前NCC委員何吉森在研討會上,檢視有線電視頻道自2004年起的規劃管理沿革。他認為,第一屆NCC委員訂定頻道規劃之管理,未來於不同平台競爭形成,民中有充分之頻道選擇權時,宜配合數位匯流及相關法規修正進程,進一步解除管制,由市場機制決定頻道異動。

何吉森強調,「如今市場強勢事業為繼續且無別之供給締約強制,無疑重大限制了市場強勢事業之締約及建立銷售體系等營業自由,有可能不但干預私權協商結果,形成法律對於依賴事業的生存保障。」並建議NCC應更積極的以調和之立場,謹慎介入授權市場爭端之處理,有耐心的回歸到立法者立法的目的,避免以高權過度臆測或嚇阻,破壞市場秩序。而公平會則應以互補的立場,協助NCC督導業者創造公平競爭的環境。

學者:斷訊不應再是禁忌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定基在與談時,舉航空公司抗議紛爭、及棒球選手王建民的簽約紛爭為例,從法律層面解釋仲裁的定性,仲裁人選涉及NCC一定程度的介入,而仲裁方式若完全以雙方提出的金錢擇一為考量,極易忽略背後的競爭與複雜的商業模式。

劉定基建議NCC,「若認為頻道規劃本質是私權(商業)爭執,前端也應解除管制;授權費用及其他頻道規劃爭議應一併處理(行政裁決);而且斷訊不應再是禁忌。」

最後,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葉志良發表「從調解到仲裁?─有線電視的爭議處理」指出,NCC研修仲裁機制可能的問題在於,市場狀況複雜,包含頻道及頻道代理商、業者間分潤及競合關係複雜,不易釐清,通傳會依職權所作之仲裁判斷,是否可能構成行政處分?

學者:頻道上架後不能下架是荒謬

「若此為強制仲裁,通傳會必須說明為何頻道或頻道代理商與系統之間,具有強制締約之義務。」葉志良認為,頻道上架後就不能下架是個荒謬的消保議題,而斷訊是否有侵害訂戶收視權更是一個疑問,他說,「要避免通傳會公親變事主,政府不宜過度介入市場間的商業談判,除非該事件具備高度公共利益。」

 

 

 

圖片來源:TDC NEWS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仲裁納入有廣法 業者有「異」見
解決有線電視紛爭 陳耀祥:強化仲裁、研討MG15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