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鄭自隆

阿北的智慧

鄭自隆
2019/10/07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阿北柯文哲與民進黨最近似乎撕破臉,起因是阿北討厭新潮流,講了「不可因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可為非做歹」的話修理花媽,府院黨群起攻之火力全開;阿北講錯了嗎?

這句話針對花媽,因此阿北必須舉證花媽到底做了那些「為非做歹」的事,否則似有誹謗之嫌,因為這句話對著媒體講,符合誹謗罪的第一要件「散意圖散布於眾」,而攻擊花媽「為非做歹」,更符合誹謗罪的第二要件「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但有例外「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因此阿北若被告,就得舉證花媽真的「為非做歹」,而且這些「為非做歹」之事必須與公共利益有關,不是私德。

撇開對個人的指控不談,柯文哲這句「不可因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可為非做歹」,其實蠻有智慧的,台灣70餘年來社會的不公不義,不就是都與這句話有關嗎?

戰後國民黨據台,接收人員吃香喝辣為非做歹,隻身來台灣,不久就「五子登科」(房子、金子、位子、妻子、兒子),個人如此,黨國機器更是如此,戰後大量掠奪台灣物資運往上海,名為支援勦匪,事實上大部分流入孔宋家族私囊,讓台幣一日數貶,吃一碗麵要扛一麻袋的鈔票,最後四萬元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更導致228事件,族群撕裂影響至今;國民黨還大言不慚的說,沒有我們八年浴血抗戰,那有今日台灣「光復」,彷彿掠奪成了當然,這就是典型的「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可理直氣壯為非做歹」。

這種「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可當老大」的現象,也反應在部分早年參與反對運動者的身上,1977年許信良參選桃園縣長引發中壢事件,1979年因細故被國民黨撤職流亡海外,為躲避特務暗殺,夫婦到處躲藏;解嚴後回台就立志當總統,1996年大選競爭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失敗,2000年大選就脫黨以獨立參選人參選。

1979年美麗島事件,眾多受刑人面臨死刑的煎熬,也導致全台各地有正義感的律師出面義務辯護,事件過後很多律師(含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張俊雄)紛紛投入反對運動,但論資排輩,因此辯護律師的陳水扁當總統,坐過牢的受刑人呂秀蓮反當副總統,才會哀怨說自己是「深宮怨婦」。

另一事例,美麗島辯護律師陳水扁當總統,但2006年紅衫軍倒扁運動的領導人,卻是美麗島受刑人的施明德,是出於公義、良心?還是其他,不便揣測。

雖說「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要理直氣壯當老大」,但早期黨外前輩冒著被國民黨殺頭的風險,看不到民主路的盡頭,更看不到官位,完全為理想奮鬥,還是值得尊敬。不過隨著台灣民主化進展,參與反對運動的風險度降低,理想性更降低,尤其到了2000年陳水扁執政後,「罵國民黨」不但不會被砍頭,反成了投資報酬率不錯的生意,因此造就了政治投資客進場的時機。

這些政治投資客把胡適「要怎麼收獲,就怎麼栽」,倒過來講,變成「因怎麼栽,所以就要怎麼收獲」,完全將阿北的話發揮淋漓盡致,「上半生投資,下半生收割」,政治投資客不分藍綠,派系選前力拱特定候選人,選後瓜分政治紅利,就是這種現象。

選總統似乎也是這樣,選前鞠躬哈腰、呼爹喊娘,當選登壇封官、呷銅呷鐵,即使落選,也有每票30元的補助,再不濟,拿個400萬票,也有1億2千萬入袋,選前募款靠大家,選後補助款私了進私囊,就是「上半場投資,下半場收割」。

阿北真的很有智慧,柯語錄「不可因上半生坐牢,下半生就可為非做歹」,像把照妖鏡,可以延伸觀察許多政壇怪現象;政客忙著「上半生投資,下半生收割」,選民跟著喳呼幹嘛,反而應該深思,不分藍綠,台灣人真的都沒有欠他們什麼。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柯文哲臉書、陳菊(花媽)臉書、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肉包」在那裡?
台灣民眾黨的「聖經」在那裡?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