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專訪】葉志良:不應以收視權益之名作為市場鬥爭行為(下)

方文
2019/10/15
Spectr News Theme

蘇元和/專訪.撰文/方文

過去以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屢屢以保障消費者權益為由,避免有線電視發生頻道斷訊事件,而這一次新進業者北都、與全國數位多達逾20個頻道面臨下架的風波,難道不斷訊才是保障消費者權益?難道應該罔顧市場秩序,而頻道應該永遠「下不了架」?

以下是葉志良的專訪摘要: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有線電視收視戶逐年大幅減少,以及IPTV、OTT的崛起,閱聽眾的消費行為已在改變。你怎麼看以「保障公眾視聽之權益」之名,而不能斷訊這樣的聲音,是否具有正當性?

葉志良答(以下簡稱答):我不贊同以收視權益之名作為市場鬥爭行為,然而同樣的以「堅持不能斷訊」保障公眾視聽之權益,這更是典型的管制謬誤,反而忽略了消費者的需求。新進跨區業者進入市場前應考量市場區隔,應仔細思考是否與既有業者在相同的產品上只能進行價格競爭?是否有優於市場上各種OTT平台甚或IPTV的產品出現?消費者的需求是否真的被滿足等。這些問題才是一個經營者應審慎評估的面向。

問:這次新進系統業者與多家頻道代理商的頻道授權費爭議引發斷訊,你認為是否透過頻道替換而改變頻道僵化的現存現象?

答:所謂「頻道僵化」是以傳統頻道組合作為思考起點,但應該重視的是消費者是否擁有內容與平台的選擇權,以及消費者的需求是不是有被重視。

過去複雜且糾結的有線電視市場環境,勢必會因OTT出現而有巨大的轉變,從近來凱擘推出開放平台數位電視機上盒產品A1,就可嗅得到這個危機感。

我認為,新進跨區業者應該比既有業者更有自覺意識才是,單靠個別業者來改善市場價值鏈不易,但貼近消費者需求,提供適切服務才是業者的本職所在。

問:你認為這種涉及版權費用的商業糾紛問題,NCC作為市場監理者,最重要且應該做的是什麼?

答:NCC作為市場監理者,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通傳基本法和NCC組織法都有很清楚的規定。但該由市場機制決定的,應該由市場自行決定,因為政府並不會比較聰明。

我認為,政府能介入的有以下幾個面向,第一是哪些頻道或服務是消費者當初訂閱服務時所需要的?當業者無法提供特定產品,自然應提供其它替代產品,否則即應減價或讓消費者退訂;倘若業者不提供「退換貨」而引起消費紛爭,政府自然可介入。

第二,哪些頻道或服務是一定要放在基本服務當中,作為傳統廣電服務角度,有線電視擔負一定程度的公共義務,因此部分無線必載頻道,以及業者或消費者公認應放入基本頻道的內容,這些議題都應由政府適度介入。

第三、哪些是熱門或必需頻道是系統業者無法取得的情況,或者是系統業者是否排擠特定頻道使其無法上架播送的情況,由於這些尚欠缺直接法源,且有相當程度須由系統與頻道透過協商形成,這時候政府可介入以維持公共利益存在,當然政府就可以立於公正角度為消費者爭權益。

 

圖片來源:各家電視畫面、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葉志良:系統商有權變動頻位 但以消費權益為依歸(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