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專訪】葉志良:系統商有權變動頻位 但以消費權益為依歸(上)

方文
2019/10/14
Spectr News Theme

蘇元和/專訪.撰文/方文

今年5月至9月,有線電視市場瀰漫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安,從體育頻道Eleven Sports停止提供有線電視大豐訊號,大豐與中嘉旗下代理商全球數位也因版權費爭議進入訴訟之後;緊接著有線電視新進業者北都、全國數位陸續收到頻道代理商大享、優視、浩鳴、永鑫發函通知停止授權,斷訊逐漸升溫之際,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多次介入調處、協調都未果。

這一連串的事件,牽動著近20至24個頻道的下架,影響消費者收視權益,只是外界要問的是市場運行的實現機制,難道不該是貨已點收,錢也該付清,「銀貨兩訖」交易不該就是要講清楚、說明白?

《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這次邀請多年投入有線電視市場研究的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葉志良,為讀者剖析到底有線電視產業上、下游市場發生了什麼問題?而多年不變的市場結構又發生了什麼變化?對於市場授權紛爭有何解套?

以下是葉志良的專訪摘要: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NCC在2014年實施新進業者跨區政策,冀望由新業者開始提供分組付費方案,促進有線電視市場競爭。跨區政策實施已近四年,你如何看視訊市場競爭成效?

葉志良答(以下簡稱答)我認為,當年欲破除一區獨占的市場現實,推出新進業者跨區政策用意良善,但欠缺整體的市場分析,也欠缺拆解牢不可破垂直整合的政策工具,最終仍不免將新進業者、未整合業者硬推向斷頭台。

實施跨區經營政策有另一個外在因素就是與MOD競爭。但現在有線電視在乎的並不是與MOD比較頻道內容,而是消費者是否願意搭配寬頻上網服務,上網才是有線電視與MOD所重視的市場,長期來看,視訊服務將只是加值服務的一環。

問:新進跨區業者透過低價(削價)競爭,既有系統業者戶數也面臨大幅流失問題,倘若新進業者拒付版權,你認為長期來看,對於系統業者、頻道業者、頻道代理商或整體上下游產業鏈會有何影響?

答:我認為,授權市場本質上為商業協議,「漫天喊價,就地還錢」是天經地義;若有業者口袋很深可以玩割頸流血競爭,如同20年前有線電視百家爭鳴的情形,消費者或許短期內覺得有利,業者或許可以「掠奪」當時該區域市場。

換句話說,一個新進系統業者要取得這麼多頻道,就必須要思考成本的問題,掠奪性的低價策略去搶用戶,一定有一個目標就是要獨占市場,但如果市場上已經存在很多競爭者,無法形成獨占的力量,那麼,低價策略只是傷害自身而已。

但如今大環境已非20年前那樣,開放跨區再加上市場競爭越形鞏固,也就是垂直整合,新進業者終將成為「孤鳥」。這也是目前市場的現實。

再來,削價競爭是否有利於整體社會福祉?從經濟學中有許多理論與案例拿出來談,方向很清楚,就是要以取得市場獨占為最終目標,倘若目標不是這個,只能說是浪費子彈、攻擊錯誤。目前新進業者除削價競爭外還拒付版權,這已不是正常市場運作的情況,頻道商採取斷訊手段也只是剛好而已。

我認為,台灣有線電視產業鏈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頻道代理商這個環節,當系統平台談判力強過個別頻道,頻道代理商就有它存在的意義;但當頻道代理商本身也是系統的市場力延伸時,上下游垂直整合情況頻繁,長期來看似乎不利於整體產業發展。

但我要強調的不是說不應該整合,事實上,面對各種外在競爭壓力(包括OTT/IPTV)有線電視更會傾向「抱團求生」,這也是市場的必然。但這樣的抱團趨勢又不等同、也不算是所謂的聯合行為。

問:你怎麼看現行法令對於有線電視系統與MOD管制密度差異的問題?

答:由於歷史發展使然,有線電視從「非法第四台轉向合法化」、「一區五家到默許分區獨占」、「費率管制中央地方雙鞭制」、「水平規模垂直整合規管鉅細靡遺」,再到「政治人物涉足經營直到黨政軍條款」,有線電視是個高度規管的行業,相對於MOD管制較低,系統業者在經營面上經常綁手綁腳。

雖然系統業者讓頻道上架到平台上,看起來像百貨公司,但事實上並不是。實際上百貨公司為了提供更好服務,可以讓專櫃換來換去,服務不好的專櫃就會被趕走,消費者會拍手稱好。

但有線電視不是這樣的,無論什麼頻道,上架後就下不來,或只是頻道移位、或因故下架,如未付授權費,頻道不供訊等情形,NCC就要管東管西,且一定要業者講個道理,其實背後都是「消費者權益保護」的大旗在揮舞著。

但問題是消費者無法收視某個(某些)頻道是否真的構成消費者權益損失?我認為,不見得,且沒必要事事都要官府主持公道。

當市場有其他競爭者,或有其他頻道可以替代的情況下,這些都不是問題,因此問題在於「市場上有無其他競爭者」以及「其他替代頻道是否可滿足消費者」,如果答案是沒有的時候,政府再介入也不遲,政府真的沒必要幫消費者篩選產品。

但我觀察,市場上確實存在其他競爭者(如MOD),所以當NCC仍想透過各種方法「維持有線電視現況」(依據有廣法第29條),這是令人匪夷所思。

問:這次新進跨區業者不僅拒絕支付版權,更不願意提出「頻道上下架異動」申請,究竟是保障消費者收視權益,還是保障自己的商業利益?

答:我贊成系統業者有權利變動頻道位置,不管是從基本頻道移到數位區塊,或是從數位包移至基本頻道,應該依照消費者的喜好進行調整,如果消費者認為看不到某一個頻道,可以自由選擇訂閱市場上其它視頻平台,因此,要不要異動頻道應該由系統業者自行承擔經營的責任。

我認為,特別是新進業者倘若一定要取得主流頻道,那就必須依照賣方(頻道代理商或頻道商)的遊戲規則走,如果不願依照賣方的規則走,那麼新進系統業者也應該去開發新的頻道組合(或組合包),不然也可以從數位包的頻道替換到基本頻道。

 

圖片來源:各家電視畫面、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葉志良:不應以收視權益之名作為市場鬥爭行為(下)
【專訪】劉柏立:MG行之有年 非阻礙新業者交易(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