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專訪】低價競爭又不付版權費?何吉森:非健康市場

蘇元和、吳冠輝
2019/09/25
Spectr News Theme

蘇元和/專訪. 撰文/蘇元和、吳冠輝

歷年以來,有線電視市場頻道授權實務交易上,所謂頻道授權採最低簽約戶數保證制(MG)到底是什麼?其意義何在?

以下是《台灣數位匯流網TDC NEWS》專訪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何吉森的摘要內容: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新進獨立系統業者主張版權費沒有最低門檻金額(MG),你認為MG是否具有其意義?

何吉森答(以下簡稱答):我不認為MG有什麼不對,而且據我了解,公平會也有委員認為MG沒有什麼不對,現在只是說有沒有人濫用MG這個變數,去做一個不公平的競爭。

在NCC還沒開放經營區之前,一開始MG在業者之間就有共識了,而且那麼多年曾經有到逾20%,後來在通傳會的平台事業處曾調整到15%,我在當委員的時候,因為新經營區的爭議出來,那時候希望不要讓新經營者連第一區都跨不進去,所以NCC強力去協調,希望讓新進營區MG可以降到10%。

後來又因為公平會介入,結果讓新進業者在經營區可以用賒帳度過一段時間,所以全國的第一期現在已經到10%以上,已經可以付這筆版權費了,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全國擔心第二區第二期得依照10%付錢,而第二期又遇到有線電視的戶數減少,競爭又更厲害,加上又欠那麼多版權費,經營更困難。

其實,以前這種談判授權沒有所謂的分區授權,現在已經可以談到讓新業者可以小區域開播經營,減輕過大的營運成本,換句話說,新業者可以等一區茁壯了,再去擴大其它區。

話說回來,這個問題NCC要去思考,法規要去修改,當初新業者必須提出營運計劃就是規劃很大的範圍,因為主管機關沒有辦法接受業者一直停留在一個小區域經營,且都沒有在跨到其它區域。

舉之前一個例子,台中原來有一個跨區經營者快經營不下去了,原本想要跨區到彰化,後來也被迫變更營運計畫書,把彰化放棄掉了。換句話說,業者可以調整變更計畫書,未來也還是可以再申請跨區。

至於MG到底是要多少,MG是不是有存在必要?我覺得這是市場因素。到底MG採百分之多才合理?我覺得由市場機制決定,主管機關NCC是不可以去做價格的決定,NCC不可能去訂多少才是合理,除非主管機關有法律依據,但現在有線廣播電視法是授權有問題,才可以提出調處,如果調處後還有爭議,業者可以去打官司。

我要再提一下,之前民視跟TBC斷訊事件,NCC 硬叫兩造業者達成協議,結果後來還是停播,那個案子到行政院訴願會被撤銷,這代表連行政院也都不支持NCC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硬要求TBC談出一個價格。

你認為MG10%是合理的?

我不應該這麼說,我強調是,要看有沒有業者濫用MG進行不公平的差別待遇。也就是若有人為阻擋新業者進入市場,以價格進行差別待遇,這個才叫做不合理。

另外還有一件事.所謂相同對待,也不是指每一家都要一樣對待處理,價格因素包括商業信用、付款條件、市場規模、產品內容等,如果說有系統業者的戶數滲透率都已經達到行政經營區的30%、40%時,我覺得有一點折扣是合理的,這是一個商業上很合理的機制。

再者,從濫用市場地位進行差別待遇的情事,這個也要能提出證據,證明確有此事,否則最後還是要回歸市場機制。另一方面,業者自己要走削價競爭,那也看業者的口袋夠不夠深,如果口袋沒有很深,經營者就要想辦法改變經營策略,提出跟別人不一樣的服務,走出不一樣的服務型態。

這次新進跨區業(北都、全國數位)不提出「頻道上下架異動」申請,究竟是保障消費者收視權益,還是保障自己的商業利益?

這次版權費的債務問題可以說從前年開始(106年、107年)衍生的爭議,賒帳頂多一年,不可能賒五年、十年,現在的問題是去年的版權費要給多少?這個情形通傳會已經有找全國來詢問相關問題,新業者終究還是要給錢的,畢竟頻道代理商都已經押了三、五億的錢,這些錢也已經墊付給頻道業者,頻道業者才有錢去買或製作節目。坦白說,我認為,如果沒有人願意買節目、製作節目,結果是對消費者最不利的。

削價競爭就要看業者能有多少能耐?口袋有多深?如果口袋沒有很深的系統業者只是要人家賒帳,一直把市場價格壓低,這樣子怎麼賺錢?系統業者都需要購買頻道的成本,如果一個新進系統業者買跟其他競爭對手一樣的頻道節目內容,然後用低價去跟人家競爭,又都不付錢,這樣完全變成一個不是健康的市場。

對於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商或頻道商因版權價格無法達成合意情況,你認為NCC現行的頻道上下架異動要件與程序要如何調整,有效因應此種爭議?

現在NCC有想要增加行政裁決機制,類似加拿大的機制,也就是以一個中間的價格,最後再作參考,不過現在還沒有修法,再來縱使有修法,後續要怎麼執行也要看NCC有多大的行政裁決權,這種機制要參考市場的資料與財務報表,最後怕變成一個很不好的現象就是政府介入市場太深,行政裁決機制還是要審慎的評估。

你認為涉及版權費用的商業糾紛問題,NCC作為市場監理者,最重要且應該做的是什麼?

主管機關介入市場是因為這個市場的機制失靈了,一個市場的供需是自然形成的,如果說為了保護消費者,主管機關的介入可以讓這個市場機制處理得更好,那就介入。

我舉一個例子,NCC之前介入調整,讓新進業者不要一開始因籌設營運成本過高,導致連第一期的內容授權都拿不到,所以通傳會在第一期會介入,就是給新進業者時間,可是如果到了第二期新進業者還是那麼不長進,口袋還是沒有那麼深,怎可能一直靠主管機關去破壞市場機制,經營風險應該是業者自己要去承擔。

我要強調,現在有線電視市場已經平衡了,若有業者以低價去競爭,那麼,口袋就要夠深,不能說不願意去付版權費,最後還要靠主管機關幫忙協調,除非有一方可以有證據證明對方是用不合理的價格壓迫。

我認為,主管機關要去審慎評估是不是該介入比較妥,其實回歸到市場機制也包括兩造業者要不要去打民事官司。

 

圖片來源:NCC、各家電視畫面、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頻道授權涉差別待遇 何吉森:公平會應尊重NCC運作
【專訪】北都、全國版權費爭議 何吉森:NCC跨區政策未如預期好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