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

公視董事候選人名單公佈,華視怎麼辦?

鄭自隆
2019/09/03
Spectr News Theme

文/鄭自隆

文化部公佈21位公視董事候選人,號稱「深化公視公共性、產業性、國際性」,公視由於政府挹注財源,員工素質高,由製作人負節目全責,誰來當董事長、總經理都無所謂,甚至第四屆政黨惡鬥,董總懸缺,第五屆董事難產,近3年空窗,還不是自己活得好好的。但華視怎麼辦?

華視和公視不同,一分一毫都要自己賺,已經虧掉一個資本額,今年預計續虧3億元,依慣例公視董事長也兼華視董事長,因此誰要幹董事長,誰就要拿出辦法,不能躲在政府挹注財源的公視,眼睜睜看著華視爛下去。

近年台灣電視產業固然難經營,但華視更是難上加難,華視最主要的問題是「沒有老闆」,董事長不是老闆、總經理也不是老闆,賠再多,他們薪水與2個月年終獎金照拿,總經理還得拼業務,董事長只要穿得美美的致詞亮相即可,負責監督董事長、總經理的董事,更不會是老闆,2個月開次董事會拿3000元出席費,聽不食人間煙火的社運董事談理想、談「公共價值」,明天有沒有米下炊,似乎沒那麼重要,反正沒錢就拿房地產抵押借錢,華視不動產值3、400億,可以虧100年。

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華視就是流水的董事長、總經理、董事,3年一任頂多2任走人,華視再賠錢,董事長、總經理、董事不必負責,薪水或出席費一毛不會少,這在民營公司不能想像;董事會只會談理想「盍個言爾志」,社運董事說公視華視電塔管理要合併,一句話讓二台的工程部忙了2個月,最後的報告是「不宜合併」,設備不同、員工薪酬不同、勞動條件不同、企業文化不同、管理方式不同,如何合併?若是一句話就可合併,2007年二台新聞部的合併早就成功了,這是用膝蓋想都會知道結果的事,天兵董事以社會運動想像企業經營,不玩死才怪。

一句話白忙還無所謂,最可怕的是一句話把華視玩殘了,廣告是無線電視台的命脈,對廣告毫無概念的董事居然建議取消廣告退佣以符合「公共精神」,台灣有電視就有廣告退佣,退佣含公司佣(退給廣告公司)、個人佣(退給客戶或廣告公司承辦人),公司佣是以累積發稿量計算佣金,屬廣告公司正常收入,那能說退就退,不懂事的董事說怎麼每家退佣比率不一樣,一定有鬼,每家廣告公司稿量不一樣、付款條件不一樣、價格不一樣、配合度不一樣、淡旺季不一樣,退佣比率當然不一樣,沒有媒體經營經驗的董事卻一口咬定有弊。

個人佣當然比較見不得光,但電視台那麼多,沒有退個佣,承辦人幹嘛一定要上你的廣告,水清無魚,只要華視經手的員工沒A就應該容忍;董事以社會運動的「正義感」看企業經營,華視就被玩殘了,現在一個月廣告收入不足2000萬元,怎麼辦?提案鼓吹取消退佣的董事不必負責,連一句道歉也不必講。

這屆充滿「正義」的社運董事還把前前任總經理王麟祥移送調查局,明明有企業經營經驗的董事都說不會成案,但還是要堅持移送;此外還要興訟提告多年前的華視文化董事長鄧長富,同一案件7年前也告過,華視輸了,第四屆董事會也決議不上訴,但天兵的董事不服氣要重來,這也是一句話讓總經理室不用幹正事,就整天在檔案堆找資料,有此董事,華視還能向前走?

2006年極力將華視併入公視,就是充滿理想主張「大公視」學者的建議,當時還主張台視、華視一併納入,還好新聞局有肩膀只折半採納,只納入華視,10餘年來證明錯了,只是個移植歐洲經驗的「餿主意」,忘了橘逾淮而為枳,以「理想」經營公視可以,但以「理想」經營自負贏虧的電視台絕對是個災難,雖然依慣例,公視董事長可兼任華視董事長、公視董事兼任華視董事,但寄語這屆公視董事會,是否可勇敢交出華視經營權,委託專業董事會經營,自行挑選專業經理人,專業的華視董事長再向公視董事會負責,如此華視或許有救,不然因循舊制,華視可不是殘了,而是廢了。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新聞可以「事後檢討」 不能事前下指導棋
公視董事不能獨立行使職權?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鄭自隆
專業領域:政府傳播、公共關係、廣告、傳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