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吉森

台灣體育傳播政策何去何從?(上)

何吉森
2019/08/06
Spectr News Theme

文/何吉森

2020東京奧運已開始一年倒數,取得國際奧會(IOC)所屬「奧林匹克傳播服務公司」(OBS)授與亞洲地區奧運電視轉播權之日本電通代表,亦將於八月初抵台進行台灣奧運轉播權之競標洽商事宜。於此之際,各界呼籲政府應有國家高度的國際重大體育賽事的傳播政策,以保障全體國民收視權益之呼聲,再度響起。

奧運授權之演變

IOC與授權轉播單位間的授權關係原是每三屆一次,台灣於2000年雪梨奧運由無線三台聯合取得;2004年雅典奧運由無線四台及衛視體育台取得;2008年北京奧運由無線四台取得,由中華電信參股之愛爾達(ELTA)則與台灣大哥大、PChome等首次持有奧運新媒體轉播權。2012年倫敦奧運,IOC面對奧運營運經費不斷攀高,乃針對占總收益50%以上之轉播權銷售進行變革。

奧運轉播權銷售基本原則,本於奧運參與普及之精神,原採取「最大覆蓋原則」與「排他性原則」。前者,即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確保奧運會透過不同媒體,全面覆蓋到世界上最廣泛的可能電視觀眾。避免需要透過「計次付費收視」(pay-per-view)才能看到賽事的媒體平臺。故各國的電視轉播權幾乎仍以無線台或公視為主要轉播頻道。後者,指在一個國家中只有一個廣播電視機構能夠獲得本國奧運會的獨家轉播權,IOC不願見到搶標的狀況,實際上,多數國家都因權利金過高,而採取聯合方式取得轉播權。

為保障傳統電視機構以高價購得獨家轉播權的利益,IOC對新媒體轉播權,如網路視頻直播的授權相當謹慎,重點在保證互聯網、IPTV和手機等新媒體接收端在電視轉播權範圍之內,即新媒體權利主要附著於傳統媒體,也就是說,電視機外的視頻轉播權,原則上是要交給擁有電視轉播權的電視機構。

但隨著商業競爭致轉播權價格飛漲、與傳播科技的進步下,「排他性原則」越發形同虛設,IOC開始同意「二次授權」與「權利共用」,分別出售網路轉播權。故前述,自2004年後除原有的頻道轉播,亦會增加部分的商業電視台、數位電視、MOD、網路影音網站及手機的加值平台出現,而YouTub亦於2008年獲得部分奧運內容的網絡轉播權,奧運期間每天獲得大約3小時的獨家內容,在專門頻道進行播放。

各國因應國際重大體育賽事的傳播政策

頂級職業體育發展,於今已成為一個極具價值的全球性產業,也是一項遍布全球受數億人重視的社會文化活動。在娛樂經濟與社會文化兩個領域,媒體,特別是視訊平台,在其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也重塑當代體育的本質。一方面是體育組織和媒體集團建立了一種協同關係,使兩者都得以進一步發展他們的商業利益。

體育商品化的主要參與者,包括媒體集團、營銷機構、品牌和讚助商、體育賽事組織者、體育協會甚至職業運動員。另一方面,在許多如奧運之國際體育賽事,透過普及免費電視傳播或於此基礎上之商業媒體網絡,促進了全民共享觀看經驗,培養了國家認同感和文化公民意識,對流行文化亦發揮了關鍵作用。

面對重大體育賽事轉播成本的暴漲,如何尋求平衡商業利益與公民社會文化利益的監管方法,各國在各運動賽事之價值判斷,與所採取可實現性之策略上雖各有不同,但仍有一些關鍵點值得強調:

第一、英國通傳監理機構OFCOM依據其1998年競爭法,對於衛星頻道商BskyB所取得英超賽事轉播,採取「反虹吸立法」(anti-siphoning)之強制批發授權命令,要求授權給相互競爭之其他視訊平台。

第二、歐盟訂出一套相對明確的判斷標準,據此被列於表上之賽事,除可透過公開透明程序,增強規管的正當性,減少爭訟外,亦有助於授權談判。

第三、由於競爭法在體育廣播中的應用受到了關注,讓集體採體育聯盟方式,將權利分拆成若干不同的包,以取得轉播權的趨勢已被廣泛接受。如日本為避免國內業者競標導致高額轉播授權金,由日本電視及廣播機構共同成立日本廣播聯合體 (Japan Consortium),作為日本轉播重大國際體育賽事如奧運會、世界盃、亞運會的獨家轉播商;南韓,由其KBS、MBC 及 SBS 等 3 家無線電視台聯播2018世足賽,旗下的有線體育台可重播,電視台以廣告收入彌補昂貴的權利金;新加坡則由新傳媒公司(Mediacorp)、新加坡電信(Singtel)、星和電信(StarHub) 聯合競標取得2018世足賽轉播權。

第四、體育傳播之決策者和監管者,應將注意力轉向確保消費者在觀賞體育頻道或節目的零售價格上。因為付費電視市場的力量已經可以通過非捆綁銷售來稀釋權利包,但能否有效增長消費者的利益,都不能過分依賴商業激勵措施或占主導地位的付費電視傳播公司的善意。

第五、重大運動賽事轉播,近年來一直被用來與傳播視訊科技發展與電視機標準之推廣掛勾,如2008年北京奧運以5,000個小時的全高畫質轉播,吸引全球220個國家,共計400億總觀眾時數(total viewing hours)的收視,帶動HDTV服務市場;2012年英國倫敦奧運,造成歐洲的高畫質機上盒與Ka頻STB與LNB(低雜訊降頻器)的需求逐步打開。2016年巴西奧運之4K電視,2020東京奧運再引爆8K電視機話題,均與電子或面板產業息息相關。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台灣體育傳播政策何去何從?(下)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何吉森
專業領域:傳播政策與法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