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5G計畫又來「堆積木」!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中)

石世豪
2019/06/28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根據3GPP發布的5G頻段配置方式,在FR1低於6GHz的頻段大多與4G重疊;而且,在台灣目前行動寬頻業務所使用頻段上,也有多種使用相同的FDD多工模式選項。也就是說,如果5G設備真的更好、價格更合理,在通傳會2013年就確立的「技術中立」釋照辦法下,行動通信業者基於營運考量,隨時可以把設備升級到5G,不勞政府催促。然而,由於通訊、廣播及各類無線電射頻器材大多「擠」在涵蓋較佳的低頻段,閒置頻率原本就不易取得;加上3GPP在FR1的5G頻段配置方式又穿插TDD多工模式,訊號傳輸上下行頻率配置交錯重疊,讓電信業者競標頻率、採購及建置設備不得不瞻前顧後。

交通部為了配合行政院政策,在3月下旬公布「第一類電信事業開放之業務項目、範圍、時程及家數一覽表」修正草案,預計釋出3.5GHz頻段(頻寬270MHz)及28GHz頻段(頻寬2500MHz)。前者由於位在低於6GHz頻段,涵蓋較佳,基地台建設成本相對較低,也有現成的系統及終端設備可以支援,於是成為各家電信業者「必爭之地」:由於涉及「3桃殺5士」的賽局設計問題,是否切割為較小單位競標,從技術及市場競爭角度出發難免見仁見智。然而,根據3GPP在FR1的5G頻段配置方式,3.5GHz頻段與相鄰頻段都採用TDD多工模式,(而且,該頻段目前仍由中華電信使用於衛星通信業務)無法立即融入業者現有的4G網路架構。因此,無論得標與否,業者後續都有必要透過彼此轉讓或共用等安排,彈性調度手上可用頻率,才能極大化基載頻寬藉以提升終端「服務」效能。

至於低頻段無線電頻率「擁擠」問題,固然肇因於無線電頻率的物理特性而不得不將特定用途分配於此。但是,近年來通訊科技日新月異,支援各類新興應用型態的射頻器材,不斷「開發」閒置頻段或「擠」進原本指定其他用途的頻段;另一方面,部分「舊」通訊技術則演進緩慢,既存應用型態雖然已經出現更有效率的替代方案,卻遲遲沒有「退場」,導致低頻段愈來愈「擁擠」,也是不爭的事實。攤開我國「無線電頻率分配表」,低頻段無線電頻率除了提供各類行動通信使用外,還有:海上及航空通信、助航、遙控、緊急指位無線電示標(EPIRB)、市內電話主副機、室內專用無線交換機、無線對講機、無線電麥克風及無線耳機、業餘無線電、無線叫人業務、警察消防專用無線電、計程車無線電、太空研究、全球衛星定位(GPS)、無線電數據傳送、衛星固定通信、類比及數位廣播、數位電視,以及,工業、科學或醫療等用途各類低功率射頻電機……數十項用途。

長期而言,低頻段無線電頻率分配政策必須通盤檢討,對於過時舊技術、閒置或無效率使用、公共利益或社會效益不顯著等各類用途,及早尋求替代方式或引導「退場」終究無法避免,這也是讓低頻段「優質」頻率不虞匱乏的釜底抽薪之計。無奈,交通部至今牢牢抓住頻率分配表製作及修正權限,卻始終不願正視這類「棘手」問題;每有頻率干擾爭議,很快就「退居第二線」樂得作壁上觀。不可諱言,行動通信業者挾其龐大市場力量,加上強有力的技術開發及設備製造廠商為其後盾,不斷「攻城掠地」搶進原本指定其他用途的頻段,正是低頻段無線電頻率「爭奪戰」的導火線之一。全美廣播事業聯盟(NAB)長期挑戰、抗拒FCC頻率回收及移頻政策,由於牽動國會遊說、司法爭訟,算是其中比較廣為人知者。國內也曾發生行動寬頻釋照核配業者低頻段無線電頻率,引發無線電麥克風訊號干擾問題,一度引發立法院關注。如何在專業技術及應用知識的客觀基礎上,兼顧公私部門各方面錯綜複雜的利害關係,公允處理頻率用途分配爭議,坦白說,並非易事。

既然低頻段無線電頻率的供應無法有效擴增,退而求其次,只能在現有或潛在可用頻率的釋出及事後調整上「盡其所能」。關於頻率釋出,評審制在挺過多次商轉考驗的行動通信業務上,已經是個歷史名詞;拍賣制雖然成為各國主流市場王道,其中變化之妙猶如「珍瓏棋局」,礙於篇幅,這裡只能暫且放下不表。關於頻率核配之後的轉讓及共用,通傳會透過行動寬頻業務釋照所累積的實務經驗,發現舊電信法多所侷限;即使制定上述跨「世代」整合的彈性管理規則,依舊無法擺脫母法以業務綁頻率的僵硬框架。

回顧自2013年9月第557次委員會議決議:不再重送遭行政院退回的舊電信法修正案起,通傳會就根據「深度匯流」方針重新研議前瞻法案,改弦更張,通盤擘劃「頻率」、「公眾電信網路」、「電信事業」層級化管理的嶄新架構,藉以活化基礎建設與頻率使用管理規範。及至今年5月底,曾經一路襄贊會務、參與合議的翁前代理主委請辭次日,整併當年由通傳會草擬、行政院率各部會協商定案後送立法院審議的「電信事業法」、「電信基礎設施與資源管理法」兩部草案改寫而成的「電信管理法」終於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其中,已核配頻率得依法繳回重新拍賣、共用及轉讓,各界關注、討論者不乏其人;對於新法架構下,電信業者也能就網路建設維運與業務經營推廣分工合作,領略箇中奧妙者似乎少了些。值得特別一提的是:電信業龍頭所擔心的5G「5大挑戰」,除了「垂直整合」、「商業模式」和「投資效益」但看各自努力之外,「技術挑戰」、「工程實務挑戰」將可以在新法架構下找到解方,同時也相當程度消除「垂直整合」、「商業模式」兩項挑戰在以往所難以跨越的法規障礙。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5G計畫又來「堆積木」! 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上)

5G計畫又來「堆積木」!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下)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