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5G計畫又來「堆積木」! 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上)

石世豪
2019/06/27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5G,是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標準的簡稱。在台灣,它快要變成西曆紀元2020的同義詞:一種時間到了自動進位,不待選擇、不容爭辯,從政府到民間都要「趕上」的年份代號,一種流行……更精確地說,是一種趕不上就讓人莫名恐慌的流行。

其實,一般電信用戶並不需要了解:5G到底讓資料傳輸速度變得多快、時間遲延壓縮到多小、傳輸設備如何省電、多少種異質裝置彼此連線運作。即使電信業者的「行動通信業務」、「第三代行動通信業務」執照先後到期,政府收回連同各項業務特許所核配的無線電頻率使用權,業者因此配合「官方」公告終止2G、3G「服務」,時至今日,還有不少電信用戶使用手機,大多為了「講電話」、「傳簡訊」,每月支付相似或甚至更少的月租費。

至於不斷更新身上「智慧」裝置的人們,除了追劇、打怪、獵奇、找店家、看廣告、在社群內對話、上傳圖文影片……等消費(時間、金錢)或促使別人消費的活動之外,有多少時間用來從事「生產」?又有多少人願意為相似的消費活動,「提高」涵蓋、速率、同步、精準度、能源效率,支付更多月租費、通信費?從一個消費者的角度看來,難道不該期望:隨著技術進步,類似服務收費愈來愈低廉?

於是,專家又把許多聽起來有點陌生,又彷彿可以想像的項目加進來:4K/8K、AI、IoT、AR、VR、大數據、區塊鏈、自動駕駛車……來替5G增加「價值」。說真的,這些項目並不頂「新」。應用在抓「寶可夢」這類免費遊戲,或許可以形成風潮;要找出為此多花大把鈔票、還將身家性命押在上面的廣大消費者,恐怕不會是簡單任務。

果然,行政院去年10月底召集相關部會開了3天「5G 應用與產業創新策略(SRB)會議」,今年5月10日核定「台灣5G行動計畫(2019-2022)」,預期投入204億餘元,藉以實現「觸發跨界融合」、「塑造產業新貌」兩大願景,電信業界似乎不太買單(6月24日起舉行的「行動寬頻5G釋照論壇」《台灣數位匯流網》有數篇報導)。5家行動通信業者高階主管看似市場地位各異「期待」重點不同,剔除這一行裡慣有的縮寫技術用語之後,話裡總不脫顧慮頻率標金和建設成本過高、營運模式不明、獲利不樂觀「怕受傷害」。

相較於5家行動通信業者年營收都在百億元到千億元之譜,行政院打算在3年之間投入2百億元推動5G,恐怕連規模比較小的行動通信業者例行營運都支撐不了,更遑論「塑造產業新貌」。再者,原本母企業就已經多角化投資的「電信三雄」其中兩家,關係企業遍及影音娛樂、職業運動、金融、百貨、電子商務、物流、運輸、石化、紡織、水泥、營造,所謂「垂直應用」、「工業4.0」在自家旗下就可以找到合作夥伴。至於民營化之後積極多方展開觸角的中華電信,一方面關係企業逐漸成長,舊「電信總局」時代就成立的電信研究所也一直保持技術研發創新能量。就連走出前經營者掏空創傷、力圖轉虧為盈的亞太電信,新東家鴻海集團立足精密工業及電子業,近年也活躍在AI、IoT領域。「台灣5G行動計畫」裡所謂「觸發跨界融合」,難道又是政策包裝話術?

說穿了,「台灣5G行動計畫」只不過藉由釋出頻率資源,強拉電信業「跨界」支援國內相關軟硬體製造產業「開發5G產品」,把台灣當作「實驗場域」,企圖藉此「打進國際供應鏈」。看似「大方」的204億元預算,也是畫張大餅由產官學研各自申請計畫「雨露均霑」。有人批評,行政院核定這套「台灣5G行動計畫」不過是「舊瓶裝新酒」;細看計畫內容,或許比較像學生換個標題抄錄舊作業交差,「新瓶裝舊酒」可能更貼近「變不出新把戲」的台灣科技政策窘境。

「台灣5G行動計畫」拼湊已經進行中的計畫或措施加以「後製」,這種「堆積木」模式,熟悉台灣科技政策的人應該都不陌生。其中似曾相識,讓人很難忽略其中觸痛舊傷口的失敗記憶:「先練兵再整廠輸出」的產業發展邏輯,光在通訊產業裡就曾經留下「M台灣計畫」、「WiMAX」兩次敗績。前者大砸3百億元補助地方政府挖設管道、70億元補助「智慧城市」應用計畫,後者除了砸錢「練兵」,又迫使通傳會放寬頻率申請使用門檻、大幅壓低標金,兩者直接或間接燒掉數百億元到千億元納稅錢姑且不論,當年所謂「十年磨一劍」如今到底練出什麼科技「利器」?還是錯失4G、B4G與5G孕育、誕生及發展的關鍵時機?相信如今沒人贊同「堆積木」這套科技決策模式值得這個「價錢」。

關於頻率釋出,通傳會早在2013年就打破「世代(G)」技術綁定業務的製造業框架,不再制定「第四代行動通信業務」管理規則,改以「行動寬頻」名稱採取「技術中立」模式,當年隨即釋出原本提供2G技術使用的900MHz、1800MHz頻段,外加有助於提升涵蓋率的700MHz頻段。這套「技術中立」釋照模式,在2015年底、2017年11月間,又兩度用於釋出2500MHz、2600MHz頻段,以及,原本提供3G技術使用的1800MHz、2100MHz頻段。5G所需頻率,其實也可以採用「行動寬頻」的「技術中立」模式釋出;至於「台灣5G行動計畫」拿來當新「法寶」的所謂「鬆綁」、「調整法規以創造5G發展有利環境」,通傳會也早在2013年「行動寬頻」釋照時就全盤規劃定案。包括行動網路跨「世代(G)」整合、頻率轉讓、固定與行動網路匯流(FMC)、共建網路等制度「創新」,早在2013年起就已經成為通傳會日常實務的一環。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5G計畫又來「堆積木」!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中)

5G計畫又來「堆積木」!不見「前瞻」也該看「前車之鑑」(下)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