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現場、時事追蹤

重振台灣視訊產業競爭力 學界籲鬆綁CATV管制

張庭銉
2019/06/11
Spectr News Theme

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張庭銉/台北報導

數位匯流時代,帶動IPTV、OTT等多元視訊平台發展,然而,面對市場競爭,有線電視(CATV)其發展卻仍須受到層層法律管制,國內專家學者在台灣通訊學會(6日)舉辦「2019-營造我國視訊傳播公平競爭環境」呼籲,政府須鬆綁黨政軍條款、鬆綁CATV管制,以提升產業整體競爭力。

對於如何營造視訊傳播公平競爭環境?台灣通訊學會理事長劉柏立開宗明義以各國政府因應數位匯流趨勢所做的改變指出,美國制定「1996年電信法」的目的旨在因應數位匯流;日本在2001年制定「利用電信服務放送法」的目的在為IPTV解套;2003年通過「電信事業法」修正案,廢除第一類、第二類之電信事業分類,大幅鬆綁;2010年完成「放送法」大修作業,把IPTV與CATV列為一般放送,低度管制,以因應數位匯流之時代所需。

劉柏立表示,歐洲則有「歐盟2003年通訊法」,引進電子通訊網路、電子通訊服務的概念,採以低度管制,也是著眼於數位匯流的健全發展。就結果觀之,除了日本是以國家政策積極推動光纖網路建設外,歐美等國的CATV業者在寬頻網路建設方面,貢獻顯著,亦有一定的規模,頗具競爭力。

劉柏立表示,反觀台灣直到去年12月底才完成CATV全面數位化。但必須藉此機會提出一個基本的老問題:「有廣法」的監理規範是否依然因循類比時代的監理思維?抑或是與時俱進,及時調適引進符合數位時代的監理新思維

劉柏立表示,所謂「營造友善發展環境」的另一個意涵就是針對現行的制度環境,有所期待。希望政府能體察全球通訊傳播技術發展趨勢,市場創新應用發展趨勢,從而積極調適落伍不合宜的法規架構,排除僵硬陳腐的制度性障礙,讓企業得有創新開發新服務的友善環境。

劉柏立進一步表示,CATV所面臨的老問題,諸如:「黨政軍退出媒體」、「資費管制」、「頻道上下架」、「市占率1/3限制」、「節目頻道1/4限制」等相關規管議題,存在討論空間。

政治大學教授張崇仁認為,台灣有線電視收費30年沒有調整,政府依然根據1970年代報紙訂閱金額規定CATV收費計價,還規定每個頻道每天在5點到11點間要有40%新節目,一天2.4小時,若以將節目製作成本以一小時100萬計算的話,一年下來要8億7000萬。

張崇仁表示,資訊設備技術快速進展,法規卻出現相當大的斷層;文化部每年補助節目製作僅350小時,若業者的收入無法用於內容製作,消費者必定會流失。他建議,政府應該先從消費者的需要去思考政策應該如何修訂,而不要設定過高的管制成本。

前NCC委員、世新大學教授何吉森表示,NCC為獨立機關,在紛爭中不該輕率介入市場,他以NCC介入系統業者台灣寬頻(TBC)與民視斷訊案例指出,「有時不作為亦是一種作為」,該案NCC應透過不斷溝通調處,讓市場自行找到出路,效率雖慢,但得以避免以公權力過度臆測或嚇阻、破壞市場秩序。

何吉森針對CATV內容授權機制建言,政府可運用兩種方法以監督市場,包括競爭管制及經濟管制。「競爭管制」主要是為了避免市場機制濫用,而侵害到市場競爭及參與者之權益;「經濟管制」除了糾正市場失靈所導致的無效率之外,也被期待達到更多的分配正義,如公平、普及與穩定市場發展。

政治大學教授許文宜剖析,整體視訊傳播領域現階段最大的問題有二,首先是政府的執行順序,還沒有鬆綁黨政軍條款就先開放MOD自組頻道,導致MOD陷入有線廣播電視法第5條的困境。第二,不能只處理單一形式的產業,而忘記考量視訊產業間的相互連動,基於生態整體性,應該將CATV跟IPTV等視訊產業放在一起思考。

東吳大學教授章忠信指出,政府應先將沒有被管理的OTT TV納入管理、原本被管理的黨政軍條款要被鬆綁,讓兩者站在公平競爭環境下發展。他也從智慧財權授權的機制切入提及,台灣5月初修正著作權法,非法機上盒及APP廠商將有相應法規處理,政府應繼續透過立法確保競爭環境的平衡。

台北大學教授黃銘輝則從行政管制的角度分析,視訊產業同屬一個市場,政府對其不同形式的服務規範密度應該要更接近。目前引起的爭議源頭來自黨政軍條款,他認為,黨政軍條款的不適用今日的時空背景,這才是視訊平台爭執的源頭;建議政府應該要盡快修訂、鬆綁該條款。

 

圖片來源: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拍攝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陳耀祥:NCC已著手討論納管OTT
多元媒體時代 學者:鬆綁不適合跨平台競爭的管制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