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II)

石世豪
2019/05/16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打破本位主義才能迎接匯流挑戰(下)

單就公務預算,也就是機關打算在年度內花錢的重大計畫來看,其實,通傳會應該很有心在「數位經濟匯流政策法制革新」這個項目上大展身手:去(2018)年編了超過5千5百萬元,今(2019)年預算規模也相近。而且,行政院及其主計單位並沒有狠狠刪減,顯然也相當支持(姑且不論,「前瞻」這張招牌也值不少「創意」價值)。我們檢視通傳會近年在這個項目下的「產出」,卻沒有在法律草案層次上的新進度,基本上依舊以推動更早之前奠基、甫離任的詹主委任內重新打包提送立法院審議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電信管理法草案」為主軸。這兩部草案,相較於之前該會與行政院及其所屬各部會深度對話後定案的「匯流五法」草案,不但「匯流」主題消失,其中各項跨部會、跨平台統合機制也紛紛遭拆解或「稀釋」,亮點改為「數位」、說帖則強調「治理」,部分條文則追隨各國立法實務經驗略有精進。是否「進步」,從整體格局或零星細節著眼,結論很可能南轅北轍。

首先:「匯流五法」雖是5部法典而實則一體,從政治上與「傳統上(實則在人民生活及產業發展上早已丕變)」依舊仰賴高密度管制的(無線及衛星)頻道事業、有線多頻道平台事業,到早已成為「匯流」樞紐的電信事業,再到匯集自然資源與人工建設形同「以太(ether)」的通訊傳播基磐,層層剝除歷來「業別」監理的「強迫配對」桎梏,新興應用只要擺脫舊「業別」窠臼自動解除「特化」管制,漸次轉向不再區分「業別」的一般化行為規範。通傳會後來拆分「匯流五法」,將「廣電三法」塞入舊法框架中繼續細密羅織,基礎設施與資源則又「併」回電信事業「配對」監理,一如歷來「電信法」的「穀倉」式管制格局。「匯流」不但精髓盡失,就連標題也不復存在。

其次,當初行政院召集各部會逐條審議「匯流五法」時,部會之間不時爭權(錢)推事、執著舊例,負嵎頑抗之勢幾近無法收拾。主持會議的蔡玉玲政委深感數位匯流乃資訊社會基礎工程,行政院必須總成(承)其責,凡是遇到機關挑精撿瘦以致職權難以畫分,乾脆明訂由行政院指定機關辦理。雖然,公法及公共行政學理上都說組織為任務而存在,現實上每每反其道而行,冠冕堂皇的「協商」說詞裡總藏著趨(事易辦、功可邀之)利避(事繁難、民怨集之)害的巧思。就在當今執政黨接掌政權前夕,行政院送出「匯流五法」提請立法院審議,另邀通傳會商談肆應「作用法」修正的組織配套,釐訂了再造通訊傳播主政機關方針:打破「政策(或輔導獎勵)/監理」雙軌(相互掣肘)機制,整合科技(從研究到技術開發)、(從創意、製作到傳輸、應用相關)產業、(媒體及國民)文化、(號碼及頻率)資源等事務現行主管單位,重設部級機關統一事權。

這件「前」行政院列入交接清單的「大事」,顯然「新」政府全然不當一回事。或者,轉以其他方式「處理」。坦白說,看到行政院如今「墊高」通傳會預算額度,編入兩億元上下的「科學支出」,我本來還有點「嫉妒」。然而,真正關乎人民福祉的公共任務執行方式,大刀闊斧的制度興革卻始終「等有郎」。無奈翻看公開提供各界閱覽的政府預算書,通傳會居然還編了科目名稱讓人眼花撩亂的「數位匯流物聯網資安防護」,欄內數字動輒以億元為單位,今(2019)年又新增引人遐想的「新世代通訊技術與網路治理」兩千餘萬元,我看了也只能禱告:納稅錢投入之後,期盼「防護」、「治理」從此也就步上正軌。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I)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