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

石世豪
2019/05/14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打破本位主義才能迎接匯流挑戰(上)

最近從香港傳過來一則關於影視產業動態的新聞,很難得又佔據某家發跡於香港的台灣報紙頭版。然後,就像鋒面過境一般,經由電子報、新聞頻道,在網路、電視媒體「圈」內觸發一連串反應:「敏感」的先知先覺者各自出聲「應景」,「畏寒」的特定族群則暗自打起哆嗦。然而,「無感」的人們,不管滑哪個板、盯哪個屏、看哪個幕,依舊兀自打著電玩、追著劇、按著遙控器,忙著穿梭在虛擬或現實的社群之間。

境外影音串流服務「登台」,早就不是新聞了。無論遠自太平洋或台灣海峽彼岸,或者,來自其他不知名或刻意隱藏所在地的機房、伺服器,台灣民眾觀看電影、連續劇、卡通、歌舞表演、選秀競賽、運動轉播、新聞報導、科普教育、歷史紀實……各類影音「節目」這許多年來,共同關注焦點的大概只有「內容」是否好看。如果不必(在終端裝置連線費用之外,再)付費觀賞,接下來就會計較消費體驗上各種「品質」(畫質、流暢度、操作簡易與否、廣告干擾程度與時機,以及,可供選擇範圍及項目)因素。倘若還要額外付費,這才會問到金額及交易條件。一直到最後這層,甚至,付費之後覺得「不值得」想要終止或換掉串流服務,經營者「是誰」、「從哪裡來」才會是問題所在。

我不是故意岔題,只不過,台灣決策官員、「業界」或專家,思維方式顯然很不同於一般民眾:碰到影音串流「服務」問題,劈頭就問境內還是境外;而且,來自海峽彼岸的,又很不同於遠在「火環」繞了大半個地球另一邊的。當我們把觀察角度轉向「使用者」,或許,自始就不會因為境外影音串流服務「登台」而大驚小怪。「憑什麼」政府不讓我看「哪裡來」或「誰」提供的影音串流服務,好像反而是問題所在。

因此,針對「WeTV」經營者不在台灣「落地」,轉而透過香港子公司,在App store「上架」向台灣民眾提供收費服務這則新聞,各電子報及網路媒體紛紛把重點移往「消費權益」、「爭端處理」面向,確實更容易讓一般民眾「有感」。然而,台灣民眾在付錢卻買來「嘔氣」經驗之前,通常不會「事前」、「主動」、「積極」顧慮進而「規劃」將來如何處理這方面問題。還有一則壞消息,媒體也已經提前「曝光」了:果真發生這方面問題,政府多半也是「愛莫能助」。

所以,即使新聞上了頭版,網路媒體不吝轉傳,幾個新聞頻道也騰出時間報導,台灣民眾「跨境消費」他們不怎麼關心來自哪裡的業者提供影音串流服務,只要「內容」夠好,「品質」也能接受,「盛況」在短期之內大概也不至於明顯改變。面對這種局面,自詡(許?)最能夠「接地氣」的執政者,究竟應否,以及,如何回應業界、專家和支持者此起彼落、方向各異的「聲量」?

我們先從乍想之下最「乾淨俐落」,實際做起來卻一點也不容易的「封鎖」方案看起:政府打算阻絕境外影音串流服務「入島」,簡而言之,一則要有「說得出口」的好理由,再則需要有「說到做到」的真本事。

影音串流服務提供者也是「OTT」一員,這個流行詞彙英文全稱「over the top」原本從籃球運動中借來,意思是「過人傳球」,用來比喻業者越過定點守備球員,把球快速傳向目標的機動不可捉摸。而「OTT」不需要連接用戶所在地的(電信或有線電視)業者網路,無論技術或營運模式兩方面都相當程度獨立於在地管制架構之外的特性,正是它內容(異於在地同業而)富有變化,又常能以免費或相對低廉價格(藉由廣告商等眾多第三方分攤成本)提供服務的事實基礎。

台灣由於連外網路開放,即使在(分別由多家營運的)海纜或衛星傳輸節點上,全面篩檢控制巨量資訊流,在技術上已經很不容易。更何況,政府精準辨識、鎖定「OTT」業者之後,如何動員各公私部門,根據接續傳遞串流訊號的不同業者身分及其法律地位,恰如其分「(促/迫)使」它們阻絕該「OTT」業者用多元管道傳送的串流訊號,只稍畫上一張法律關係(簡)圖,就可以推估其中牽連有多複雜。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I)
境外影視「過人傳球」果真「防不勝防」?(III)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