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追蹤、頻道內容、數位電視

版權費爭議 頻道代理商還能堅守叢林的守護者?

蘇元和
2019/05/13
Spectr News Theme

文/蘇元和

過去,大豐有線電視欲併購娶親中嘉卻不成,如今,大豐因積欠中嘉旗下代理商全球數位版權費,雙方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協調了6次,至今還未劃下句點。

才要進入每新年度的頻道版權談判事宜,有線電視頻道代理商包括全球數位、凱擘與佳訊都分別卡著與大豐、全國數位與北都多年的版權計價爭議未解,讓長期以來有線電視頻道代理商以及舊有系統業者之間形成的默契與信任被打破,也讓新年度的頻道授權增添更多不明確與不安感。

全球數位表示,每年都先墊付大筆版權費給頻道,3年前的版權費到現在還無法從系統業者拿回來,未來不排除不代理頻道。但未收回的版權費會走民事訴訟途徑,並向大豐提告。凱擘表示,目前仍以函文方式進行版權費磋商。佳訊則表示,持續溝通,若未來真無法達成共識,也不排除走法律途徑,但不希望走提告這條路為大原則。

大豐則表示,因對於頻道授權費用仍存爭議,目前持續與各頻道代理業者協商中,財務報表已適當估列應付版權費用,對公司營運及財務並無重大影響。全國數位表示,目前與頻道代理商尚無共識,全國數位希望在計價上能被公平待遇,也就是能與同業相同的計算方式。現在全國數位、北都、大豐都在NCC調處中。

儘管大豐、全國數位、北都與頻道代理商持續透過NCC調處,但此事也再度凸顯有線電視長年存在新進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商間的戶數計價與MG論戰,存在著刻不容緩待解的問題。

時間回到2016年,公平會開罰有線電視頻道代理商全球數位、凱擘與佳訊,並認定頻道代理商對新進系統業者有差別待遇的行為,三家一共被罰新台幣1.26億元。2017年,三家頻道代理商又因「未完全改正」原有的差別待遇行為,又遭罰合計3,300萬元。

據了解,NCC曾居中調處得出MG10%,凱擘與全球數位提出改正方案為針對2016年之後的新進系統業者如大豐、全國數位等,以每季NCC申報的戶數計算版權費。佳訊改正方案則以一年案行政戶數7.5%作為戶數基準去計算版權費。

一位業者表示,雖然公平會認可改正方案,但從2016年度至2018年該收的版權費都未收到。又因為這涉及商業談判,就會讓新進業者還想繼續透過協商,議價到一個更利於自己(系統業者)的計價方式。於是,錢就至今一直沒有付。

大豐表示,去年8月、9月以及今年3月,大豐向NCC申請調處,至今調處6次,近期還是會再透過NCC協調,大豐尊重頻道代理商提告一事,至於佳訊與凱擘的部分,持續走溝通管道,盼能達成共識。

只是這期間,也就是從2016年到今年初,中嘉旗下的全球數位從未主動向大豐討錢,為何大豐反而主動向NCC申請調處?一位市場人士表示,去年下半年是NCC審查中嘉新買主交易的時間點,在這樣的時間上申請調處,不外乎就是希望運用談判籌碼與取得有利於自己議價方案。再者,雙方也都不願走上「下架」一途。

頻道授權計價方式 公平會、NCC認知不一

據了解,大豐與全球數位在版權計價上仍存在歧見,主要是大豐主張新舊地區要合併計算再打折。大豐表示,不管是新、舊地區,對大豐來講就是由一個公司經營,不應該有新、舊區之分來進行計價。

但全球數位認為,新、舊區的戶數與市占率不同,新舊合併計算再打折是不合理之外,也對其他系統業者不公平。

事實上,自從NCC開放新進業者跨區經營之後,新進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商對頻道授權的戶數計價常有歧見,沒有一致的計價標準與制度,導致雙方在商業談判上陷入膠著。

就連主管機關NCC與公平會在最低簽約戶數MG的認知上都不一致,NCC認為,MG制度在商業交易慣例是存在事實,但公平會卻認為,頻道代理商對系統業者的授權條件並非採MG制。公平會還曾遭法院判決指出,公平會違背有線電視的主管機關的見解

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表示,有線電視的戶數統計與計價模式長期以來就因公關戶、民宿、套房、用電戶的計算,有其背後的複雜與難度,加上近年來有線電視數位化之後,「戶數+機上盒數」恐更增添其變化,值得後續觀察。也因為其統計上的複雜與困難度,頻道授權時,頻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常常各說各話,但長期下來,有線電視市場的上下交易都保持在一種默契與誠信基礎下運作多年。

「清官難斷家務事。」陳清河說,他不認為主管機關可以釐清其複雜問題,過去以來,市場公開的秘密就是以290萬戶為基準授權計價,過去大家相安無事,表面和平,但隨著開放新進業者跨區經營之後,靠低價搶客拚戶數,跨區之後會有重疊戶數,也增添其計算複雜性。

「現在數位機上盒已經出現了,從機上盒安裝戶數應該可以知道實際狀況。」陳清河說,有線電視上下交易有待解決的是能產出一套公開透明價格機制以及互信機制。

今年4月中的NCC委員會已針對與公平會協調有進一步答案,NCC表示,涉及有線廣播電視法第37條第4項系統經營者其關係企業、或其直接、間接控制的系統經營者與頻道商之間,如有差別待遇行為部分,由NCC辦理;及衛星廣播電視法第25條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及經營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的境外衛星頻道供應事業……,如有差別待遇行為,由NCC辦理。另有關涉及不公平競爭部分由公平會辦理。

由此可見,完備與完善的有線電視頻道版權計價交易制度是引領產業健全發展重要課題。

頻道代理商是濫用市場力量?還是穩定市場力量?

過去以來,有線電視上下游交易模式,系統業者兼頻道代理商角色飽受外界批評,但不可諱言地說,從這次版權費未收事件來看,頻道業者至少可以從頻道代理商先拿到一筆費用,去產製節目,讓內容產製方可以存活下來。

一位境外頻道業者表示,頻道與系統直接談判與簽約,雖能減少代理商抽取代理佣金,但目前頻道代理商按月支付授權金給頻道的做法,確實提供頻道一個穩定的收入,尤其外商在預算與現金的管控上要求嚴格,即使代理商會抽取一筆代理佣金,但多還是傾向透過代理商銷售。

「頻道代理商有存在必要之惡。」陳清河表示,任何行業都有頻道代理商的角色,包括廣告業、航空業等,代理商的角色存在對社會有一定的貢獻,他過去任職於電視台時,透過頻道代理商協助過很多事務,對單一頻道來講,談授權時可以省時間與人力成本,若以人性本善的角度看,頻道代理商存在是好的,只是要讓機制更透明化,不過他坦言要真正做到透明也有難度。

在有線電視市場結構中,頻道代理商在有線電視系統與頻道之間確實扮演重要的角色,若整合上游業者得宜,頻道代理商能代表弱勢、單一頻道與MSO談判可以爭取有利條件,換句話說,在市場商業機制下,頻道代理商也能維持市場穩定。

陳清河:頻道代理商不可能消失

「頻道代理商不可能從市場交易拉下來。」陳清河認為,頻道代理商在有線電視市場上下游交易能扮演潤滑劑,長久來看,其實台灣目前存在的8個頻道代理商已多珍惜自己羽翼。頻道代理商對多系統業者來講,可以協助減少購買頻道的風險;頻道代理商對境外頻道來講,可以協助其在陌生國度開發業務,總而言之,頻道代理商存在具有媒合的功能。

下不了架的頻道 增添更多市場糾紛與訴訟案

除了「調處」,每逢系統業者與頻道業者在播送頻道有爭議時,最後能走還是得依法提起民事訴訟。

陳清河表示,有線電視市場上下交易長久以來自有一套叢林法則,主管機關不必介入;雙方業者在紛爭之後,主管機關的作法就是確保雙方交易在公開透明機制運作並呈現出來。

一位有線電視業者表示,NCC一貫立場就是以保護消費者權益,不要讓業者走上下架一途。但主管機關應更尊重市場商業談判機制,業者談不成,該下架就下架。

一位頻道代理商則表示,目前頻道代理商收不到錢,也不能主張下架,即使頻道授權契約沒有簽,也任其系統業者一直播,最後增加更多業者之間的糾紛與訴訟案,讓頻道代理業者更加無奈。

去年,TBC下架民視風波,TBC因而遭NCC罰330萬元,而民視則被罰20萬元,TBC在斷訊期間則以價值200至350元加值包補償收視戶。

頻道代理商也表示,斷訊絕對不是唯一手段,但主管機關除了站在消費者權益立場把關之外,版權計價爭議已顯示,不正常交易與不付錢已妨礙市場的商業運作,長期下來侵害的是頻道內容產製者的生存機制與經濟命脈。

市場人士認為,近年來整體市場環境不佳,有線電視系統與頻道收入都縮水,因此在計價與付款上,雙方業者都無法達成共識。

陳清河表示,現在是多元視訊平台的市場,包括IPTV、OTT等,主管機關要確保消費者權益之外,還有市場彼此競爭與公開透明的機制,另外就是業者回饋社會包含影視內容品質提升,但若一昧只要求業者不能下架,反而會讓新媒體與好頻道都進不來,就會導致產業沒有新頻道與新活水進入,而舊頻道走不了,就變成一堆殭屍頻道,這對消費者也不見得是好事,應該讓市場有良性競爭才是好事。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