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追蹤

官股金控大地震 法人董事改派爭議多 (下)

姜文
2019/04/15
Spectr News Theme

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姜文/分析報導

2016年總統選舉之後,官股金控和銀行依政治慣例,不到3年的時間,先後進行二波的董事層級的人事調整,近來金融業界又上演了官股法人代表董事長、總經理人事大洗牌的劇碼,正當股東會季節到來,這些甫上任的董事長及總經理以及上百位官派董事均可能依序作出變動。

在台灣特有的政治酬庸文化加持下,官派法人代表隨時都可依公司法改派,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時強調的公司治理,以及各大金控的專業以及特色,從近5年以來,泛官股金控的成績似乎與高層董事長及總經理都無直接正相關。

自2016年民進黨小英政府上台不久之後,國內金融弊案連環爆,先是第一銀行ATM遭駭事件,之後兆豐銀行更爆出遭美重罰事件,後來又爆發慶富案,聯貸主辦行第一銀行更成為究責的首要目標,當時擔任第一金暨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也因而下台。此外,包括時任合庫金暨合庫銀董事長廖燦昌、台灣企銀董事長朱潤逢也下台。

2017年11月財政部人事換血名單中,第一金暨第一銀董事長由前台北捷運董事長董瑞斌接任,他也曾擔任過高雄銀行董事長;當時接下合庫金董座的雷仲達曾是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接下台企銀董座的黃博怡則曾是高雄銀行常務董事。儘管當時有部分媒體曾報導人事換血是為高雄幫鋪路,但政院卻駁斥此說法。

從本業經營方向來看,在實際的業務內容上,以華南金為例,淨利息收益62.84%、手續費19.20%、兌換損益15.12%、保險業務淨收益6.61%、備供出售金融資產之已實現損2.87%;相較於彰化銀行的淨利息收益73.57%、手續費15.58%、透過損益按FV衡量之金融資產7.61%、備供出售金融資產之已實現損1.83%,其中華南金多了一些保險業務淨收益,彰化銀行則有一些證券經紀業務收入,兩者並無太大差異。但相較於新銀行的積極態度與業務表現上,這些官股老行庫主要仍擺脫不了財大氣粗的形象,在傳統利差存放款淨利息收益上,成為吃老本的行業。

再者,從這些年的營業獲利方面來看(參考附表內的數字),這些泛官股金控和銀行,每年每股收益均維持在EPS一元左右的水平,相較多家新銀行能達到EPS二元的成績,這些老行庫恐怕跟不上國際的水平,也不如那些新銀行的表現。

新閣揆蘇貞昌帶動往前衝衝衝之下,或許能在傳統國營事業公司如:台灣電力公司、台灣中油公司、台灣自來水公司、台灣糖業公司、台灣國際造船公司、台灣菸酒公司、中華郵政公司等起帶頭作用,但在強調專業卻排外的金融行業,要能發揮「鯰魚效應」,讓公股行庫活起來,恐怕是不容易的。

政治成為法人董事代表藏鏡人?

近年來爆發多起公司治理與金融弊案,2年前,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金管會主委之初就宣示要強化公司治理、落實產金分離,也要推動金金分離,也就是將產業或金融業的經營者區分開,各別金融業者之間也要拉開距離,金融公司特別要在金控的獨立下運作。

然而,依公司法第二十七條設立的法人董事制度,在法人董事制度下,卻可以讓有心大股東(包括政府)可以躲在背後,遙控法人董事代表人的藏鏡人。

換言之,要強化公司治理,得先解決法人董事制度設計問題。從過去歷次「公司法」修法中,國內財經法的學者幾乎全數反對這個制度,綜觀主要經濟發展的國家也都無此一制度,因為一旦改派就可能造成法人董事無責可負的窘境。

而以現今各家上市,甚至未上市公司的董事名單,除了自然人董事、獨立董事,還有更多的法人董事,而這些法人董事比例遠遠超過自然人董事,這是國內許多公司普遍現況。

法人董事凸顯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法人董事需要負責。然而,使用法人制度者,隨改派代表人就如同這次多家官股金控銀行的模式,這些董事長、總經理在一通電話或一張紙通知下就可以換人。

此外,公司治理的目的是防止上市公司淪為財團家族化,但外界恐怕也想問,官股是否也淪為另一種財團化的態樣?未來金管會能否帶頭改革仍是未定之天,但這些官股金控銀行能否繳出好的成績單,還得視新董事長與總經理能否衝出表現了。

 

圖片來源:Nicepik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官股金控大地震 未爆彈較未來績效更受矚目(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