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假新聞」不該是假議題 回應網路挑戰才是進步的匯流政策(下)

石世豪
2019/04/03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愚人節過後,台北政壇果然又急轉直下,上演一場通傳會主委「被請辭」懸疑劇。這次,還加演一場「臉書感謝秀」:上謝總統,下謝副手、合議制成員及同仁,獨獨跳過「法定」提名及免職權柄在握者。

「美麗數位新台灣」當作如此「穿越劇」的場景,背後意涵實在太「後現代」。我不喜歡追劇,還是回來談台北政壇一直搔不到的「癢處」:網際空間日益凶險的治理危機。簡而言之,「假新聞」只是表象,「下架」、「獵巫」、「防堵(『入島、入戶、入腦』)」從來也都不是解決之道。

所謂「假新聞」在各國製造的問題,並不僅止於傳統型態的有心人利用媒體,散布謠言損害特定人士名譽,或混淆視聽破壞政府統治威信而已。傳統出版或廣播電視媒體,毋寧是惡意「造假資訊(disinformation)」竄進社群媒體,在網際空間以及人際網絡反覆迴盪,藉以放大「聲量」的中途站。問題激化進而導致政府嘗試立法規範,通常都在大選前後,或憂慮激進黨派操弄族群對立,或懷疑外國勢力介入政權遞嬗。歐洲、北美、東南亞各國近年相關立法,有兼顧人民言論自由及資訊自由而慎選規範對象者,也有粗暴嚴懲所有製造或散佈不實內容者,反映各國民主素養和人權觀念成熟程度,確實各有特色。

在法律條規精粗有別的字裡行間,其實已經可以讀出各國政府對於網際空間的掌握程度,以及,動員公私資源試圖處理問題根源的治理能力高低。其中,仰賴傳統取締、管制機關打壓(被)捲入其中的境內人民、媒體或平台事業者,從外人眼中看來,都蠻像是遭受不明攻擊的受傷巨靈,盲目「反擊」身邊看起來懷有敵意的被統治者。

我們取法乎上,更應該學習如何就源處理問題,找對著力重點並且補強執行能力。首先必須認清現實:任何民主國家內部,永遠不缺反對執政者;身處複雜國際社會,境外難保各國始終友善。因此,當網際網路穿透人際隔閡、跨越國境邊防之後,與其因循傳統政治陋習,逃避、阻絕敵對(hostile)團體或族群影響,還不如發覺進而有效防範威脅境內「公共利益」的危險(hazard)來源。

其次,網路治理不是口號,也不可能單靠「多方(multistakeholder)」交換意見達成;當然,機關互踢皮球、抓個(授權、人員、資源都不足的)替死鬼「頂缸」,就更是緣木求魚了。為了及早發現潛在或「立即且明顯」危險,精準鎖定目標,政府及「多方」的資訊技術和處理能量,自然不能在有如軍備競賽的全球戰略格局中落敗。像台灣這般分散配置的資訊社會,政府統合公私資源的效能也就必須提升。就此,黨政高層嚴詞指責通傳會之前,或許應該捫心自問:「藏」在各部會「外圍機構」裡的預算和人力,是否統籌調度?要求民間配合辦理,是否已有符合法治國家尺度的立法授權?

說到立法,美國、英國或歐盟議會主動邀請關鍵業者聽證,擺出「不配合,就立法」的堅決立場,無論在態度或後續準備自行草擬法案的能力各方面,都很值得國內立委諸公學習。至於近來被抬出來談「假新聞」規範的衛星廣播電視法新增條文,既然通傳會才剛啟動,效能也就還有待觀察。然而,這種針對傳統媒體量身訂做的「穀倉」式立法,自始就無法有效回應「假造資訊」、「錯誤資訊(misinformation)」跨平台流竄,甚至,透過個人資料與大數據演算精準鎖定「同溫層」跳板,多源、多方造成大規模衝擊的網路新挑戰。

立法院目前(還在)審議中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雖然難能可貴跨出「穀倉」式業別管制,改從「行為法」的層面試圖通盤規範境內通訊傳播活動。但是,這部詹主委任內力推的「大法」,除了標題拿下代表遠距傳輸的字首「電子(tele-)」之外,絕大多數條文移植自更早的「電子通訊傳播法」版本。後者的粗胚,早在2013年間行政院退回電信法修正草案時,就已經成形。其中,關於通訊傳播事業協力義務的規範,起草於網路機器人大量應用之前;關於網路使用者行為及有害內容的規範,則奠基於當時國際間逐漸成熟的智慧財產權新立法。換言之,在快速變動的網路世界中,祖克伯所提及的4大迫切待解議題,這兩部草案都還來不及消化處理。更何況,這4大待解議題中,連「有害內容」都不再是通傳會「穀倉」式權限範圍內可以有效因應的了,更遑論涉及選務、法務、資訊科技、情報、司法方方面面的其他國家整體治理問題。

一個為了促進「匯流」而設立的獨立機關,以及,一個以「進步」為名贏得「完全執政」優勢的民主政黨,在「假新聞」議題引爆又一次「虛實整合」的論戰之後,究竟要端出什麼對策回應祖克伯對各國政府的呼籲?令人好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