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世豪

民眾自己「組合頻道」才是進步的「數位匯流」政策 (上)

石世豪
2019/02/27
Spectr News Theme

文/石世豪

近日,通傳會核准中華電信公司申請變更MOD營業規章,讓中華電信公司可以自行「組合頻道」,不久就在有線電視「圈」內和立法院引起一陣波瀾。「外界」和一般民眾似乎少有反應,難道,這又是一次這個高度管制的產業內部「茶壺裡的風暴」,只有少數幾位立委「關切」,和國計民生沒什麼太大干係?

稍微了解「有線電視系統vs.MOD」來龍去脈的人都知道:其中迂迴曲折,其實一點也不單純(就此,台灣數位匯流網曾報導評論)。

嚴格說起來,中華電信自始就被排除在有線電視市場之外。早在有線電視「就地合法」時,一度立法明文禁止「經營電信總局業務者」申請。廿一世紀前夕,有線電視法修正刪除這條跨業禁令;首次政黨輪替之後,當時執政的民進黨一則透過官股策動中華電信申請,再則由新聞局一次核發「全區」籌設許可,對於分區併購多年的有線電視系統儼然潛在對手。

就在中華電信逐步建置播送設施,準備跨入有線電視產業之際,「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運動野火燎原,迫使立法院倉促回應,卻從「老三台」和官營電台等原始目標,一路波及從「廣播電視法」分裂而出的「衛星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規範對象,官股始終居於主導地位的中華電信,從此落入「進退維谷」窘境。

當有線電視「圈」一邊處理黨政軍持股問題,一邊觀望政府如何收拾中華電信官股或終結MOD時,立法院又陸續通過強調「匯流」的通訊傳播基本法,繼而立法創設「落實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精神」的通訊傳播獨立管制機關。

在朝野對立、行政院及各部會百般刁難的政治背景下,通傳會與中華電信展開漫長的對話,逐一檢視法規、技術、產業、市場各方面問題,終於達成由通傳會修改「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中華電信繳回有線電視系統籌設許可,將MOD轉回電信事業「開放平台」的解套方案,從此擺脫官股經營有線電視系統業務、牴觸「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禁令的歷史共業。鼓勵匯流,又不背離「謹守黨政軍退出媒體之精神」,正是解套關鍵所在。

MOD經過多年發展,基本上符合「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第60之1各款規定,訂戶既可以自行組合頻道「套餐」,又可以「單點」個別頻道或選看「隨選視訊(VOD)」服務,詳列服務內容和選購資訊的電子表單也不斷提高互動性。除了完整轉播重要賽事、擴充影片庫之外,中華電信公司的MOD也搭配寬頻上網、居家WiFi和手機看電視(固定與行動匯流FMC)等服務,吸引愈來愈多訂戶。

這種不同於有線電視系統的匯流服務,大致落在「電信法」和其子法「業務管理規則」範疇之內。這套增加訂戶選擇空間的經營型態,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在設備數位化、取得電信「小固網」執照之後也紛紛效法。台灣家庭裡的電視也愈來愈朝向「多功能」與「智慧化」,這對電信和有線電視之間的良性競爭,貢獻不小。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民眾自己「組合頻道」才是進步的「數位匯流」政策 (下)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石世豪
專業領域:公平交易法、經濟行政法、傳播法與傳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