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電視

NCC為何不破有線電視頻位僵化的沉痾

蘇元和
2019/02/26
Spectr News Theme

文/蘇元和

近來,有線電視業者凱擘三個頻道異動未被核准之後,隨後又傳新進市場日系頻道業者Wakuwaku也因活不下去,今年年底恐怕就要退出台灣市場,再度凸顯有線電視萬年頻道的僵化不變。

根據今天(25日)消基會針對消費者聲音的調查指出,消費者抱怨有線電視不好看,重播片子播不完,很多頻道更是置入性行銷,大賣轉運商品、保健商品等。消基會的調查結果讓被詬病的有線電視萬年頻道再度浮出檯面。

世新大學副校長、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專任教授陳清河表示,首先應該對消費者釐清,有線電視上、下游包含頻道內容與系統平台業者,而重播率、節目不好看等問題是上游頻道內容的問題,不是下游系統平台業者可以決定與主導的事。

萬年頻道 誰之過?

時間回到2005年,14年前的新聞局誕生「有線電視頻道規劃與管理原則」,此原則成為有線電視規劃頻道位置的方針,也決定了消費者、閱聽眾觀賞節目的習慣,長期下來也形成消費者收視的行為。

當年,有線電視的頻道安排與順序有重大的變動,包括「公益及闔家觀賞頻段」指第2至第25頻道;「公益區塊」指第2至第17頻道;「闔家觀賞區塊」指第18至25頻道。

現在,在多數有線電視系統上26至45頻道是「綜合與戲劇區塊」;46至48頻道則是購物台;49至58則是新聞台;60-70頻道是電影區;71至76頻道是體育區塊;77至80頻道是日本頻道區塊。從此之後,有線電視走向定頻制度。

陳清河:萬年頻道是歷史的包袱

陳清河表示,從新聞局時代至今的NCC,長年被討論的萬年頻道是歷史包袱。由於有線電視牽涉到上游頻道內容與下游系統平台,他舉例,系統平台的專櫃要銷售什麼產品與內容並非系統業者可以主導。這其中又牽動著商業機制的談判與運作,包括協商、溝通與交易,這也並非完全屬於公眾議題、公部門的範疇,因此主管機關NCC也不能太強勢的介入。

陳清河指出,近年來,影視音市場環境的變化與多元平台興起,如MOD與串流影音OTT崛起,有線電視業者開始有危機意識,但既有業者的默契不想被打破。

14年前,為了解決當時各地區系統業者挾其平台的優勢,因為自行決定頻道位置,會造成消費者收視混亂,而有了「頻道區塊化」排頻原則;如今,有線電視已從類比走向數位化,隨著頻寬變大,定頻制度並未因為市場的多元變化而變得更靈活。

另一方「定頻制度」漸漸地養成消費者收視習慣,但也因「前80台」的定頻,那些佔地為王的基本頻道,遭外界質疑僵化有線電視內容的發展。

舉日前的WAKUWAKU JAPAN社長川西在1月17日來台赴NCC陳情為例,跨海陳情為了就是希望台灣影視音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市場,爭取與其他日本頻道在同一個區段播放,提高收視便利性。

WAKUWAKU JAPAN代理商千諾董事長趙鎮泰表示,千諾代理WAKUWAKU JAPAN到今年6月滿三年,3年花5億元買版權,但每年收視費約近一千多萬,三年3千萬的營收,WAKUWAKU JAPAN因沒有定頻,所以沒有額外的廣告收入,千諾代理三年下來是入不敷出的。

定頻成為頻道能否生存的關鍵

趙鎮泰坦言,「沒有定頻就沒有位置,也就不會有未來,優質節目就會被迫滾出台灣。日本WAKUWAKU JAPAN也在評估與研議年底前退出台灣市場。」

趙鎮泰建議,應該讓優質的節目有合理的位置,從今年開始,2019年讓少數優質頻道可以在同一個起跑點競爭,2020年,大可以依據收視率機制,進行調整,而收視率的機制應採用質與量,收視率上可採尼爾森調查數字,與系統業者數位機上盒蒐集的調查作為調整參考。而質的調查,應建立一個由第三方公正單位進行調查與評鑑。

趙鎮泰點出當今有線電視的窘境與沉痾。「定頻」成為一個頻道能否生存下來的關鍵因素。頻道能「卡到基本頻道」區塊肯定具備強勢談判地位,這個地位就連系統業者都動不了,甚至要申請移頻也過不了。

舉日前有線電視業者凱擘被NCC駁回三個頻位異動案為例,凱擘移頻案中,備受矚目的是年代集團董座練台生旗下的壹電視新聞台,替換成以國際新聞定位的寰宇新聞台。即便凱擘做了系統機上盒的問卷調查,高達9成同意移頻,且根據尼爾森收視率數字,作為調整頻道的依據。NCC最後仍以「地方政府的反對聲音」,作為否准的理由,但卻也有前NCC委員認為背後有政治干預力

很明顯地,系統業者如同百貨公司或超商賣場,當然必須依據消費者反應而調整市場策略,並透過產品擺設和定期更新產品,這是維持一個企業、賣場競爭力與生存力的關鍵。

系統、頻道長期以來的恐怖平衡?

但身為主管機關NCC一遇到「特定頻道」就手足無措,一位市場人士嘆,政府不應該被新聞頻道挾持。

陳清河表示,這是NCC拿地方政府阻礙意見為藉口,地方政府應著墨在公益電視頻道的區塊,而對基本、商業、數位頻道的編排,地方政府不應該有那麼大的權力和能力,可以處理上下游的交易。

至於政治干預力?陳清河認為,背後還是商業因素較重,頻道編排背後牽扯到商業糾紛,政治只是解決商業糾紛的手段,這時候強勢者就會有主導性,而這個糾紛以前有、現在有、未來一樣都會存在。

陳清河說,30幾年下來,有線電視已有既有法則,也有既有市場機制,主管機關應順著現有規則做微調,「我認為主管機關沒有能力,也沒有那麼大權力,與不應該全面主導頻道配置,而是應該在頻道異動或談判有出現爭議才需要介入。」

萬年頻道 NCC診治不了?

面對有線電視頻位僵化問題?先來看NCC副主委翁柏宗怎麼說?他對媒體坦言,「有線電視系統長年定頻制度,讓一些頻道位置有特殊的價值,頻道與系統業者都打死不退,NCC曾多次建議系統業者比照MOD,改變頻道編制方式,讓更多頻道上架,但業者諸多考量、都不同意。」言下之意,連獨立機關的主管機關NCC竟都動不了萬年頻道,更是拿不出辦法診治萬年頻道的沉痾?

今年1月,台中有線電視業者台數科也向NCC申請頻道異動,包括千諾國際代理的WAKUWAKU、Eleven、wintv往前移動,而受異動的頻道包括三立旗下的音樂台MTV、緯來日本與Z頻道。

台數科表示,NCC日前已要求補件,但截至25日還未有明確答覆。翁柏宗表示,申請案已經送進NCC,業管單位尚在研析,委員會還沒討論,申請案還未決議,也會依程序進行地方政府意見的蒐集。

在台數科移頻案中,受矚目的是三立董座林昆海旗下的音樂台MTV。他的政商關係良好,與練台生各自有影響力。市場人士分析,NCC是否會讓台數科的移頻案過關,外界都等著看。

 

圖片來源:TDC NEWS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台灣寬頻產業協會:系統業不干涉頻道內容與廣告
消基會批:NCC修法緩如牛步 影響收視戶權益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