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追蹤、政策觀察、記者觀點

兩年半過去了 NCC政績令人搖頭

簡鈺璇
2019/02/01
Spectr News Theme

台灣數位匯流網記者簡鈺璇/特稿

促進通信傳播產業發展、完善基礎寬頻建設,以及適度監管不當的通信傳播行為,應該是數位匯流時代,傳播事業主管機關的重要職責。

美國FCC(聯邦通訊委員會)在無線網路建置及網路隱私權監理扮演重要角色,2018年開放5G頻譜競標,並在歐巴馬任期通過隱私權法案,要求網路服務商需獲得用戶同意,才能轉賣他們的瀏覽紀錄。雖然此案在川普上任後被眾議院否決,但我們仍能可看出FCC的監管決心。

相較執政黨更替美國監管機制時緊時鬆,歐盟則採取更嚴格的網路監管機制。2018年歐盟實施史上最嚴厲的個資保護法「歐盟通用保護規則」(GDPR),迫使境內公司修改隱私條例,因為一旦違法,公司最高可被處2000萬歐元(7億台幣)或全球營業額4%的罰款。目前法國資料主管機關(CNIL)已對Google開出一張5000萬(17.5億)歐元的大罰單。

由此可見,通訊傳播事業主管機關的監理權限之大,在面對科技巨擘時,仍能極力站在弱勢一方,守衛消費者的權益。相比之下,台灣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面對數位匯流的衝擊與問題時,就顯得左支右絀、不知如何是好。

訂了「無牙老虎」法規  網路監管拿不出辦法

「資通安全之技術規範及管制」是NCC的法定職掌之一,但NCC主委詹婷怡在面對立委質詢時卻不這麼認為。「NCC僅主管廣電、電信業者,無法處理所有網路不實言論或個資外洩,像是假新聞,依照現行行政院機制,各部會都要根據各自業管範圍,主動快速回應闢謠。」主委的回應幫NCC的職務又定了調,與網路相關的問題都不用管。

如此的態度,我們也不必期許NCC端出跟GDPR一樣厲害的監管法規,果然新法就如同「無牙老虎」般,影響力非常有限。

NCC力推新法《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2018年完成立院一讀),看似開始重視網路治理,並在草案第11條中明訂數位通傳服務業者公告隱私權、資安政策與不當內容的檢舉機制等……,但法規中卻沒有訂立相應的懲處辦法。因此,整部法對業者來說就只是「呼籲自律」的叮嚀,如果業者賴皮,NCC也雙手一攤、無能為力。

此外,法規並沒有更加保護使用者,民眾未來若遇到隱私權或著作權爭議時,依然要用民事爭訟確保自己權益。換句話說,《數位通訊傳播法》無論有沒有過,它影響範圍真的不大,實在看不透NCC為何要勞師動眾替自己訂了一部「無法作為」的監管法規。更何況法規所提及的業者自律機制,NCC早就能以主管機關職權要求業者推動了。

匯流法規拖延 台灣影視產業積弱

除了網路監理拿不出什麼辦法外,NCC也未善盡「促進廣電影視內容發展」的角色,連一部重要、完善的數位匯流法規都生不出來。早在2016年石世豪擔任NCC主委時就端出匯流五法草案,到了詹婷怡時期又決定將匯流法併入廣電法一起修。目前NCC已經完成「傳播政策綠皮書」,蒐集完相關的修法意見,但廣電三法修正草案還沒出來,因此想在2019年通過立院審議根本是微乎其微。

法案越是延後對台灣的影視產業就越不利。在數位匯流下,許多問題需要被妥善處理,包括:修正不合時宜的「黨政軍」條款,促進產業的投資,免除不必要的行政訴訟;建立頻道業者和系統業者間的公平健全「分潤機制」,加強影視內容的投資;規管境外OTT(影音串流平台),讓國內OTT能與Netflix和愛奇藝公平競爭。上述問題已在產學界討論許久,在NCC牛步推進下,真不敢想像廣電三法的修法幅度與品質。

匯流法案沒修就算了,近期又傳出日本WWJ、韓國tvN及美國Warner Tv等外國頻道商,考慮從台灣有線電視上撤台的消息。撤台的主原因在於,NCC不允許他們移到更前面的基本頻道,導致電視台長期收視率低而撐不下去,根據媒體報導WWJ社長已專程來台向NCC主委陳情。

頻道移動的採許可制本是為了避免系統業者公器私用的管制手段,但這並不表示NCC可以墨守陳規,NCC其實可以透過鼓勵業者用排頻方式,來提升民眾的觀影品質。現行做法導致有線電視十多年來頻道幾乎沒換過,當更好的頻道移不到前面,不斷重播的頻道卻安然無恙,消費者怎麼會買單?影視內容產業又怎麼會進步? 連小小的移頻都搞不定,更難希冀NCC能在影視內容上端出什麼牛肉政策。

5G建設速度太慢 可能追不上國際

寬頻環境建置也是NCC的重要職責,但台灣建設速度真的追得上國際嗎?NCC預計在2020年初將發放3.5GHz和28GHz兩個頻段的5G執照,並期許發照後的隔一年能夠立即商轉,但這個發照速度卻比其他國家晚了一兩年,早在2018年美國、英國與韓國就進行頻譜競標。

根據NCC規劃,台灣前期將以Sub6(6GHz以下)與NSA非獨立組網的5G規格為主,希望能承接既有的4G網絡來加速部署5G,但這只是5G剛開始的運轉模式,未來還會再提高頻段。無論是哪種規格,5G在提高頻段下,首要任務就是要廣設基地台。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1月出席「台灣5G商用服務發展願景高峰會」表示,5G基地台密度會比4G高5倍以上,投資成本會高許多,但台灣至今都還沒有進行5G招標、也還沒有建立基地台。我們不禁要問NCC:5G建設的大規模投資計劃在哪裡?台灣真的能跟世界同步搭上5G風嗎?

上述三項是數位匯流下台灣必須關心的問題,也是NCC重要的職掌範圍,但兩年半過去了,詹婷怡主導的NCC在法規與監管上顯然著力不足,剩下不到一年半的任期,希望NCC能扛起獨立監管的責任,盡快訂定促進通傳產業發展的法案。

 

圖片來源:翻拍自立法院演哪齣? Political Saga-YouTube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頻道上下架契約 不該玩法律文字遊戲
《數位通訊傳播法》解決什麼問題?洪貞玲:什麼都沒解決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簡介。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本網不支付稿酬,且文責自負。

【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