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韻采

中華電球員兼裁判?

周韻采
2019/01/31
Spectr News Theme

文/周韻采

繼上週凱擘移頻申請被NCC以保護消費者權益的理由駁回,隨後又發生三立頻道欲上架MOD套餐,卻在豪華餐的營運商會議中被否決。雖然兩平台的頻道進入模式不同,但新頻道都不約而同被阻絕了,顯示目前頻道變更的僵固性,恐怕這才真正影響消費者收視權益。

為什麼三立進不來?

中華電MOD自誕生以來就注定命運多舛。由於有線電視業者一直視MOD為競爭對手,遊說新聞局MOD須按有廣法規定申請分區執照,逼得中華電拿不到頻道內容,只能提供非主流內容,是為先天不良。接著因黨政軍條款,中華電不得經營視訊服務,故NCC以固網管理規則規範,創造開放網路(open network)的視訊傳輸服務。自此,中華電雖可經營視訊服務,但不得自行組合頻道,且不得無正當理由拒絕頻道上架。

這些規管分流造成MOD早期無法取得必要內容(must-have content),而形成有效競爭。為了吸引訂戶,中華電當時必須提供頻道商獎勵金,以鼓勵他們上架優質內容。時至今日,頻道商各顯神通向中華電爭取獎勵金,使得MOD上授權及分潤機制治絲益棼,頻道商較無誘因提供優質頻道,這也是前年中華電改革MOD分潤方式的背景。

這不是合理分潤

然而這樣的分潤模式實施起來,卻有不少瑕疵,因此,產生個別頻道商與中華電上下其手的空間,形成另一次元的黑箱作業。由於中華電未提供收視率報告給頻道商,頻道商無從得知分潤比例如何計算出來,反形成中華電片面決定各家利潤的局面。

據中華電宣稱,不公布收視率報告是因頻道營運商的決議,但話說回來,中華電信應對有需求頻道商提供其頻道的收視率報告,以利頻道商作財務預測及改善節目品質。同時,中華電可公布所有頻道最高、最低及平均收視率數字,利於業者知己知彼,規劃競爭策略,才能提升MOD內容品質。

可惜的是,以中華電的宣稱來看,就是利用頻道營運商會議的決議作擋箭牌,未揭露實施分潤機制的必要資訊,反讓頻道商與中華電間失去互信的基礎。

頻道營運商會議之所以無法通過提供收視率報告的提議,在於議決的高門檻:需全體會員的3/4贊成始得通過。這樣的高門檻只會造成「維持現狀」,所有變革只要損及任何頻道商利益,幾乎無法通過。這也是三立頻道進不去套餐的原因:三立一旦進套餐,一定會造成其他既有頻道的收視率下滑,分潤又再削減,故高門檻的議決規範剛好讓既有業者順利成章的抵制三立,中華電鄭優董事長也只能徒呼無奈。

NCC抓有線放中華 失去獨立性

台經院去(2018)年的研究報告指出有線電視、MOD及付費OTT三類視訊服務單獨均無法被界定為相關市場;但有線電視與MOD兩者可界定為一個相關市場。換言之,有線電視與MOD兩者是直接競爭的關係,誰提供的服務能獲得消費者青睞,就能贏得市占率。此時,管制就應中立,避免因對兩者的規管有差別待遇而形成一方的管制套利。

故NCC應該盡速調和兩者的管制差異,利用修正廣電三法的時機,大幅鬆綁有線電視管制,尤其定頻及費率管制,並將MOD納入同一法規架構監理,才能讓兩者有良好健全的發展體質,順應付費OTT及自媒體的崛起。

遺憾的是,NCC竟反其道而行,不僅沒有拉齊兩者管制上的差異,還擴大管制的不平等。例如,NCC援引有線電視法第29條規定,將頻道上下架視同營運規章變更,硬採許可制,是為「定頻管制」。而頻道定頻竟然沿用2005年時任行政院新聞局長林佳龍制定的全國統一編排之有線電視頻道表,迄今14年,主要頻道幾乎沒有調整過。NCC今年1月甚至援引「保護消費者權益」藉口,硬生生否決凱擘提出的移頻方案,完全無視消費者的收視習慣早已非線性化及視聽口味早已變化。

同時間,NCC居然同意中華電提出的MOD營運規章變更,中華電亦可自組頻道套餐,收視戶可付費訂閱。雖然NCC煞有介事的立下三條但書:中華電不得干預頻道營運內容、必須維持開放平台並讓頻道公平上下架、不對其他頻道套餐營運業者不公平待遇,遵守始得自組頻道套餐,但這三條但書猶如門面,擺著好看兼呼嚨,因為要證明中華電違反但書的情形猶如證明電信三雄的499之亂有無聯合訂價,難上加難。故骨子裡NCC就是放行中華電取得自組套餐權。

然而,NCC過去不允許中華電自營頻道、自組套餐,乃受限於廣電三法的黨政軍條款,中華電無法經營媒體,故利用固網管理規則開小門,將MOD定義為開放平台,中華電不得經營頻道、不得製作內容,而由頻道業者自行組成套餐在MOD上架,透過中華電向訂戶收費,中華電僅與頻道業者拆分平台管理費。

這樣一來,MOD不被視為媒體,則符合黨政軍條款。如今黨政軍條款尚未修法廢除,中華電卻利用營業規章任意門解套,自製內容,搖身一變成為媒體,直接打臉前朝NCC苦心擘畫的開放平台。比較NCC對待有線電視與中華電的申請案,結果大相逕庭,這不是差別待遇,什麼才是差別待遇?

中華電或許覺得取勝一次戰役,然NCC此番厚此薄彼的行政關愛,到底是猛藥還是瀉藥尚未明瞭。短期中華電或可與日漸孱弱的有線電視一搏,但憑藉管制保障長期將失去市場嗅覺和革新能量,當面對快速茁壯的OTT付費服務,未必有能力與其競爭,屆時法規保障亦不能讓中華電起死回生。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周韻采
專業領域: 電信政策、網路經濟學、電子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