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河

監控網通和網路攻擊的資安機制

陳清河
2019/01/14
Spectr News Theme

文/陳清河

去年底,NCC成立國家通訊暨網際安全中心(NCCSC),該機構專責資安事件通報與應變,更要維護產業、社會、國家的正常運作。藉由行動、衛星、海纜、固網、DNS網域、有線電視等6大通傳業者的網路運作,全面建立連結以達到關鍵基礎設施及網路障礙事件的準備、通報、應變及復原等目標。

常理推論,外界必然又會將此一資安機制與預設箝制言論,尤其是監控個人訊息高度連結。因為,台灣在無時無刻無所不在的選舉情境中,眾人皆存有被迫害的妄想症;就跟看到警察的路邊酒測,經常會被提出,是否牽涉人權保障界線的討論。

資訊社會時代的借力使力

在資訊社會的時代,資安流通機制管理確屬必要,其中,除了要求產業配合外,同時也會要求公部門配合。2005年開始推出的「政府公開資訊法(Open data)」,就是此一政策的搭配作為。

根據維基百科的陳述,世界多數已開發的國家都需簽署聲明,所有由公家機關出資收集的資料都必需要公開釋出,回歸政府成長理論下的價值轉變、社會發展、經濟混合、政治歷程、科層習性等五大理念。換言之,就是針對政府的資訊處理給予規範,當政府相關資料不受著作權、專利權,以及其他管理機制所限制時,可以開放給社會公眾,達成資訊相互監督的目標。

如何強化溝通成為也是必要作為

無庸置疑,NCCSC的積極面向係在建立關鍵資訊基礎設施的資通安全防護系統,尤其是,如何強化通傳事業在災害應變、資安防護及營運時網路狀態訊息的蒐集及處置。

基於外界觀感,主責機構雖然強調不會監看訊息內容。但因監控網通和網路攻擊資安機制的任務,聚焦在監控網通狀況和追查網路攻擊等資安事件,在職掌範圍內與通訊傳播業者作業平台介接,強化通訊傳播事業辦理資通安全事件之通報,確屬敏感的服務體系,如何強化溝通自然成為必要作為。

無論是社會或企業治理,資通安全防護或產業經濟數據監測,都可視為另類社會風險管理的歷程,當然也是避開危機的重要作為。只要政府在溝通互動方面更為綿密,縱使外界無法諒解也會逐步理解,資安機制乃屬社會的必要之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陳清河
專業領域:廣播電視電影內容產製與管理、新傳播科技、電訊媒體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