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柏立

【數位匯流專題系列3】數位經濟下生產要素的新概念

劉柏立
2019/01/02
Spectr News Theme

文/劉柏立

數位經濟的概念就是運用網際網路所有經濟活動的總稱。此等經濟活動或現象,一般也稱之為「新經濟」或「網路經濟」或過去國內流行一時的「知識經濟」。

基本上,數位經濟是由網路企業所成就;網路企業具有規模經濟、互補性以及網路效應等三大特性。

為因應整合所有通訊網路的5G時代之到來,國際上已見有媒體跨業整合的發展趨勢,例如美國Verizon併購AOL案、聯邦地方法院無條件支持AT&T併購TimeWarner案(854億美元規模)、Comcast跨業提供MVNO、OTT等服務以及跨境併購英國衛星電視SKY(220億英鎊,歐盟執委會認為本案於歐洲境內無競爭之虞(no competition concerns in Europe),無條件批准支持);英國Vodafone在歐盟境內四國斥資184歐元大舉併購有線電視;日本NTT亦見有擴大整編的動作,迎向國際挑戰。

此等趨勢動向,就是為確保5G時代寬頻網路大流量優勢地位的策略性佈局;更是數位匯流下必然的整合發展趨勢。

我們可以用三個關鍵字來為數位經濟的時代特色定位,那就是:「數位匯流」、「互補整合」以及「規模優勢」。

圖1 They’re big. But not nearly big enough.

資料來源:引自https://www.recode.net/2018/1/23/16905844/media-landscape-verizon-amazon-comcast-disney-fox-relationships-chart

當我們認知數位經濟的價值意義,尤其是5G技術(所有通訊網路大整合的概念)即將問世的此刻,就無法漠視網路型產業的基本特性與發展需求,在前述「數位匯流」、「互補整合」以及「規模優勢」的數位經濟時代特色定位下,就不難理解圖1所示媒體大整合的現象,不僅是數位匯流的體現,也是通訊傳播媒體追求互補整合以及競爭優勢的必然發展趨勢,具有如次五項重大義意:實現跨業經營擴大範疇經濟、擴大用戶規模、擴大流量規模、擴大企業價值、進而擴大競爭優勢。

觀諸國内日前延宕不定的中嘉併購案、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限制中華電信MOD自主發展乃至於公平會對頻道代理商裁處案(參見萬國法律2018年2月號「數位匯流時代的競爭政策—我看公平會對有線電視頻道代理商之裁決處分」)等皆不利數位匯流發展,更不利於寬頻網路之持續建設與數位經濟之健全發展。我們的發展環境是否友善?業界已早有定見。我們將持續溫存於傳統的監理框架或迎向前瞻性的開放導向,實攸關創新應用服務之開展與國家競爭優勢之確保。

另一方面,相對於傳統工業時代「土地、資本、勞動」生產三要素的概念,美國商務部在1998年所發表的「The Emerging Digital Economy」報告指出:「創意、速度、實現能力」已成為數位經濟下生產三要素的新概念,凡具有創意者皆可藉由網際網路實現創新應用服務,產業創新模式截然有別於傳統的工業時代。

具體而言,數位經濟下的創新發展需仰賴網路外部性、留意經營資源(數位財)邊際成本零、開發雙邊或多邊市場(平台經濟)以及「0 to 1」的創意發想等關鍵特質,其中尤以「0 to 1」的創意發想最具重要意義。蓋傳統工業時代的生產模式係以一套生產技術大量標準化生產(「1 to n」),福特主義(Fordism)是典型的範例;「0 to 1」則是指從無到有,是一種創意的體現,「1」可以是「唯一」,也可以是「獨占」,成功的網路企業皆具有此等特質。

若工業時代的網路基礎是電信網路;實現數位經濟的網路基礎則是網際網路。網際網路的價值,不僅可替代傳統電信網路的語音服務,更可藉由數據服務開發創新加值應用。前者的核心價值體現在網路硬體建設;後者則是數據軟體加值應用的開發,多元的經濟效益遠遠高於前者,是充實數位經濟內涵的關鍵所在,同時也是數位經濟下「軟體重於硬體」典範轉移的必然趨勢。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數位匯流專題系列2】數位經濟時代產業政策的新思維
【數位匯流專題系列4】創新應用與制度性障礙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Spectr News Theme
劉柏立
專業領域:電信政策、頻譜政策、通訊傳播法規政策與產業、數位匯流、網路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