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分組付費上路?何吉森:NCC需當產業促進者

蘇元和、林語柔
2018/11/05
Spectr News Theme

蘇元和/專訪  文/蘇元和、林語柔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產業和政策之間,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否政策受到外界太多干預?前NCC委員何吉森接受《台灣數位匯流網》的專訪,說明NCC應該要有的定位,並提出他對近期NCC分組付費議題的見解。

「面對長期以來的NCC定位,若自身不改變,未來和產業息息相關的匯流法令與分組政策,恐怕有礙執行。」何吉森說。

以下是何吉森的專訪摘要: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你認為NCC的定位與扮演的角色?

何吉森答(以下簡稱答):未來不會只有傳統的電信,而是寬頻上網,這是基礎建設未來的數位經濟。立法的目的就是為了匯流,但是目前沒有營造出相關的產業環境的跟政策規範。

在沒有法的相關規範以下,自己用行政解釋去突破我們現在的框架。2012年的無線電視數位化,我們也自己修法,用行政解釋。之前有線電視的經營區只能在一個行政區,我們用解釋讓他放寬,業者也是反對。現在數位化,也是在沒有法情形下,用行政解釋。

問: NCC是否應該改變獨立機關的定位?

答:NCC號稱是獨立機關,大家都希望說不要有太多的政治干擾,但比如說行政跟立法,行政院長仍有提名權,立法院也還有我們的法案跟同意權的行使,還有預算審查。

NCC應該要秉持獨立、專業。包含五個面向,消費者、產業、法的角度、媒體、學界。NCC有幾個角色,比如說弱勢的保護者、仲裁者、秩序維護者等。但我覺得現在NCC最需要的是要做「產業促進者」。

舉以多元的分組付費方案為例,我同意以市場機制執行,但政府要做到鼓勵的角色,透過政策誘因,達到產業的促進。

問:你覺得未來NCC應該變成什麼樣的機構?

答:既然是獨立機關,政治就少干涉,讓機構發揮真正的專業,但受到預算影響,NCC其實也會聽行政院的。理論上NCC應該多聽消費者的感受、產業環境,還有產業的意見,然後還有在法的角度裡面,這裡面的,這12345個面向(消費者、產業、法的角度、媒體、學界)都要聽,絕對不是孤立,NCC要多聽意見,要用專業的判斷。

問:外界有聲音認為NCC應該廢掉,你怎麼看?

答:如果有這麼多的政治干擾,那就不如廢掉。

問:若廢除掉,NCC原來的功能應如何運作?

答:政策和行政機關可以融合,產業跟文化部互補,資源可以用科技部。更嚴謹地說,應該不是廢掉,而是改組,那麼,可以跟行政制度部門融合,並結合內容文化產業與科技部的資源。另外,要獨立運作的部分有:發執照,內容運作。像韓國KCC就有獨立運作的區分。

問:承上所述,委員會還是要獨立運作?

答:委員會部分可以類似金管會,比如說文化部、科技部等各派一個代表過來。獨立運作的配置是可以設計的。

問:在分組付費的推動,有受到外界的干擾?

答:分組付費的議題是產業界人士會給立法委員壓力,這些產業跟消費者都會跟行政官員,跟立法委員遊說。

分組付費的政策,尤其對於頻道業者來講,如果採分組付費,影響最大的會是哪幾個業者?可能東森、三立跟TVBS他們本身,也怕到時候分組,被分到不受消費者青睞的那一組,每個月收的授權費、廣告收入不高,一定會影響現在的CEO,所以現在的CEO當然反對,對不對?

但是如果從消費者的角度,理論上應該讓消費者有更多選擇,所以這個問題很難解決。

問:你個人支持推動分組付費?

答:主委詹婷怡任內是採用「多元付費方案」。理論上最近有學者說,因為已經全數位化,不需要分組了,消費者自己會去選擇。學者認為NCC不要介入到說要怎麼分組,這點我完全同意。

我同意NCC不用管太多,放還給市場機制運作,系統業者根據消費者的喜好去因應市場機制調整。

NCC站在產業的角度,退居幕後鼓勵,比如說如果業者願意提出分組的,在NCC不介入的前提之下,就會把600元上限打開。這個是前主委石世豪提出來的,廣電三法通過以後,剩下7、8個月,在那期間推出這個方案。

但是現在的NCC沒有跟隨前石世豪時代的方案,所以,現任主委詹婷怡提出一個分組200元,有幾個配套機制,這一屆委員有時候會認為不能放任系統業者。

我支持要做多元付費的分組方案,我同意讓市場機制做,但是有政策誘因,而不是市場就能決定一切。

我畢竟是學政策法規的,我認為一個執政機關,政府有時候是當產業的促進者,如果產業還是削價競爭,那產業就會是一攤死水。

政府這時候要擔任產業的促進者,有時候要當產業的秩序維護者,當不公平競爭發生,就作為仲裁者。到了非常普及的時候,我們就要當弱勢族群的保護者。我認為NCC要當一個促進者跟保護者,而現在,需要當一個促進者的角色多一點。

問:關於分組付費的方案,7月是否有一個版本,只要有業者提分組,系統業者願意給頻道一半以上的收視費的話,600上限就可以打開?這一部分是主委提出? 

答:沒有,是我們大家一起討論的。這個部分在石世豪時代,也就是前年的年初就已出來的方案。

問:這部分的打開上限600元,跟前主委石世豪提出的方向一樣?

答:不太一樣,現在的版本還是在200元,而且一定要求分組。但是石世豪時代的版本,業者不提分組也可以。

最近NCC委託一個調查顯示,超過70%的民眾認為,大家可以接受500多元吃到飽,縱使不喜歡看這麼多頻道,但感覺可以有100多個頻道,可以看100多個頻道,民眾確實還是感覺不一樣。

問:你對未來NCC政策的期待?

答:建立數位化的環境跟數位的政策規範。在數位包容的政策上,不要當成口號,記住只要投入一點,給點誘因,台灣非營利NGO組織是很健全的,很願意配合的。重點是要帶動關鍵的兒少團體與身障團體。

產業規範的政策上,NCC應該盡量減少外界的干擾,NCC聽取消費者、產業的意見,和各部會、立法委員合作,把匯流法案,真正生出來,到現在NCC成立12年了,這點都沒有辦法做到,我真的很憂心。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專訪】本土OTT求生?何吉森:藉愛奇藝平台 吸引國際關注挹注資金
【專訪】何吉森:中華電太老大了 Cable TV數位化有助匯流發展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 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自我簡介。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