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追蹤、電信通訊

【獨家內幕】中華電信高層主導愛唱久久投資案 涉掏空中華投資上億元

編輯部
2018/10/16
Spectr News Theme

台灣數位匯流網編輯部/調查報導

近來,中華電信與子公司中華投資瀰漫著濃厚的危機感,繼中華電信子公司中華投資與孫公司精測涉掏空、洗錢案,目前正進入檢調調查的敏感階段,中華投資又被檢舉不當投資一家成立時資本額僅38萬餘元的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根據《台灣數位匯流網》追蹤與掌握的消息指出,愛唱久久投資案存在的弊端,恐怕與中華電信高層聯合以一個空殼公司,掏空中華投資公司上億元的資金有關。 

據了解,主導此樁投資案的關鍵人物與中華電信董座鄭優身邊的親信有關,包括前主秘柴方文與前中華電信投資長、前中華投資總經理宋雲峰。 

外傳,中華電信董座鄭優原指示,讓心腹大將前中華電信主秘柴方文與前中華電信投資長宋雲峰休長假,但因審計委員會已介入調查認為投資過程確有處理不周全,柴方文與宋雲峰也才因而被要求離職。

根據交通部郵政司司長王廷俊指出,針對愛唱久久的投資案,中華電信的審計委員會已開過兩次會議,確實認為當時在處理與評估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投資案有不周全之處。

中華電信獨立董座陳正然接獲《台灣數位匯流網》電訪表示,愛唱久久公司投資案已進入調查,各方面都在調查中,他不方便發言,就讓有權、有責的人去釐清所有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次出面檢舉的人竟是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曾在立法院直指,涉及精測內線交易和洗錢嫌疑重的中華投資總經理丁彥致。根據司長王廷俊指出,近1、2個月,交通部確實收到丁彥致的陳情反映,表示愛唱久久投資評估案欠缺評估周全,就完成查核,且中華投資也已向法院申請對愛唱久久進行假扣押。

時間回到更早的7月、8月,中華電信審計委員會已在調查愛唱久久的投資案,但隨後,10月初,中華投資現任董事長李瑞倉和中華投資總經理丁彥致就被踢爆且捲入精測掏空、洗錢案的疑雲中。這也不難理解為何外傳,此時此刻中華投資被踢爆掏空、洗錢案,恐怕只是一個煙霧彈、障眼法的手段。

但話說回來,丁彥致為何跳出來檢舉愛唱久久的投資案?愛唱久久公司的投資案真的如同媒體所解讀的是一樁爭奪中華電信董座的綠營派系鬥爭?還是如外傳認為是中華電信與中華投資有心人士打著「積弊清算」的大旗,進行「報復」之舉。上述恐怕都不是完全的答案,也非全部事實。那麼,中華投資投資愛唱久久,背後到底有何弊端?

前董座石木標拒絕用印撥款 愛唱久久投資案仍強行過關?

根據《台灣數位匯流網》掌握的一份中華投資與愛唱久久投資協議書指出,愛唱久久的投資案總投資金額為4億元,去年8月初,雙方完成簽約後,進行第一筆投資額為新台幣一億元,每股十元,認購愛唱久久公司一千萬股,而一億元款項並於去年8月10日已匯出。

然而,愛唱久久公司投資案簽約不到一年,在今年2月期間,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即被現任中華投資董座李瑞倉與總經理丁彥致向愛唱久久負責人林文信發存證信函,並指林文信不依合約行事。此外,愛唱久久目前已遭法院執行假扣押,據了解,共計扣得約5千2百多萬元,其餘款項約4千7百多萬元資金流向不明,愛唱久久拒絕提供資金流向。

依據中華投資公司章程必須由董事長做為簽約代表人用印,但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投資協議書的合約上與匯款都沒有取得當時擔任董事長石木標的用印就進行。據了解,去年8月,石木標不但反對中華投資投資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他甚至拒絕在合約上用印。

知情人士表示,石木標認為此投資案是掏空之舉,還向友人表示,「難道一億元就這樣被搬走?」當《台灣數位匯流網》去電石木標時,石木標僅表示,當初他確實沒有簽名用印,但此案已進入調查,他不方便多談。

柴方文、宋雲峰主導愛唱久久投資案 過程違背正常程序?

官股持有逾30%的上市公司中華電信,其子公司中華投資的4億投資案,為何會沒有獲得時任中華投資董事長的同意卻還能強行執行?

知情人士指出,主導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的投資案的人就是去年8月還擔任中華電信主任秘書的柴方文與當時擔任中華投資總經理的宋雲峯,兩人藉中華電信董座鄭優支持之名,並要求中華投資員工在未能仔細評估該案,以及沒有進行實地查核(DD)下,就完成投資評估報告。

時間回到去年4月,鄭優一上任便要帶領中華電信衝高MOD用戶數,因衝高MOD戶數是鄭優上任的重要績效指標,中華電信高層包括鄭優、數據分公司總經理馬宏燦、中華電信總經理謝繼茂都同意由子公司中華投資參與愛唱久久音樂科技的一億元的增資案,為了就是要確保中華電信固網寬頻的業務(封閉系統MOD與開放系統OTT)與愛唱久久產品「iSing99」緊密合作,盼能提升固網寬頻與加值服務的獲利。

知情人士表示,去年4月底,投資評估期間,由柴方文多次口述鄭優,數據分公司馬宏燦與研究院副院長林榮賜已看過愛唱久久的產品「iSing99」展示。但,反而是中華投資的承辦人員多次要進行實地查核,卻都無法拜訪愛唱久久公司,也無法看到愛唱久久的產品展示。

為了要讓愛唱久久投資案能過關,知情人士表示,當時擔任主秘的柴方文曾指示宋雲峯以中華投資總經理的職權,發文更改投審會的委員名單,讓他、馬宏燦與林榮賜進入中華投審會的委員名單裡。不僅如此,據了解,連中華投資投資審議委員會的外部委員也安插了柴方文與宋雲峰的人馬,包括蔡淵輝、江長華以及賴志峰。

換句話說,從2017年的中華投資的董監事結構來看,中華投資的董事會是一個鄭優與親信等中華電信高層完全可掌控的名單。

去年7月期間,愛唱久久公司投資案也就在由柴方文與宋雲峰主導的投審會中強行表決,最後六票一致通過愛唱久久投資案。

據了解,宋雲峯還以中華投資的董事身分臨時動議進入投資案表決程序,中華投資召開第6屆董事會第6次臨時會議,宋雲峯不顧當時的董事長石木標的反對,還稱此投資案已獲得中華電信數據分公司背書與研究院林榮賜的支持為由,包括呈報當時的投資長郭水義,與獲得鄭優以及謝繼茂的支持。最後,只有出席的董事林榮賜與宋雲峰同意通過愛唱久久投資案。

到底愛唱久久投資案是否符合公司治理程序?這恐怕就是丁彥致向交通部舉發整個投資案的違失所在。

根據《台灣數位匯流網》掌握的投資協議書內容,愛唱久久音樂科技公司確實獲得鄭優同意並指示,以策略性投資進行投資。值得關注的是,整份投資協議書內容僅在投資方式與比例,股款繳納及標的股分交付有明確的說明,至於一間被投資者愛唱久久的財務與營運狀況都沒有揭露,甚至關於愛唱久久在獲得投資後,應落實與執行的營運項目也都沒有說明。 

愛唱久久資本額僅38萬 中華投資投一億元 佔股比例僅有1/13

此外,愛唱久久公司成立時的資本額僅有38萬餘元,而發行股數達一億三千萬股,中華投資先投入一億元,卻僅取得一千萬股,佔股比例僅有1/13。

一位財務分析師表示,這樣的佔股比例實在懸殊,有違常理,是否檯面下有其他的約定,確實無從得知。

根據愛唱久久的投資協議書內容載明,以投資的財務性角度評估,若中華投資最終投資4億元,佔iSing99股數2億股的20%,iSing99須值20億元以上。若以中華投資評估的上市櫃25倍本益比,則愛唱久久每年獲利至少須達8000萬元。若以未上市本益比12-15倍計算,則愛唱久久每年獲利至少須達1億3000萬至1億6000萬元。故雙方緊密合作有助於策略及財務性效益的達成。

對此,財務分析師表示,單純從財務評估來看,從投資協議書上載明上市櫃25倍本益比,或未上市櫃的本益比12-15倍來看,整個投資協議書內容顯然是高估與膨脹市值,合理懷疑是資本利得灌水的金融財務操作的數字,中華投資進行此案投資,如何確保未來有其他增資的價值。

財務分析師進一步表示,以每年獲利1.3億除以20億元的股本,每股EPS只有0.65元,對於這樣的一個獲利能力,不要說以一個上市公司平均15倍的本益的來比較,光這個獲利水準還是連上市審查的門檻都很勉強。在缺乏持續成長性下,這樣的公司,連一般投資人都不會買進,更何況是創投公司。

愛唱久久只憑四份文件 完成實地查核?

儘管中華電信高層在投資協議書明確要求投資案要做好風險評估,包括諮詢內部與外部律師會計師或專業同仁進行審閱與查核,其中包括要確認愛唱久久擁有的技術專利。然而,據了解,愛唱久久卻遭檢舉所聲稱擁有70項專利根本是虛構。

去年8月4日,愛唱久久投資案只憑四份文件就完成實地查核,與完成簽約,並進行第一筆一億元的撥款。這四份文件包括愛唱久久聲稱擁有約50項專利(70項專利及商標)的彙整,以及截至去年7月底一份自結四大報表,其中資產負債表帳上現金約新台幣1000萬元,另外一份中華徵信2008年提出的專利評鑑報告,報告指出「iSing99」擁有專利約新台幣18億。

根據中華電信投資實地查核DD(Due Diligence)的要求規範,文件應該具備160項,愛唱久久的投資案完全不符合中華電信投資實地查核的查核要求。

知情人士表示,當時這四份文件中的70項專利還被中華電信集團法務人員宋珍芳指出是虛構。宋珍芳曾提出質疑,愛唱久久是2017年1月成立,成立時名下並無任何專利,商標申請一件,但尚未核准。受質疑的部分還包括愛唱久久提供的竟是2008年一份中華徵信所的專利評鑑報告,中華投資的時間是2017年的事,為何非依據2017年的現況重作估值報告。

最後,據了解,柴方文、宋雲峯、黃志成、林榮賜僅以這四項紙本資料就同意完成實地查核DD,甚至要求將文件列為機密檔案,只有中華電信最高五位主管可調閱,實地查核文件也封存在主秘中華電信總公司辦公室,中華投資卻無法歸檔造冊,無法因應稽核查核。

若以一個單純的投資案來看,為何屬於投資者應完成的查核文件,竟須被要求封存列為機密檔案?愛唱久久公司投資案難道背後有何不可示人之處?而柴方文、宋雲峰、林榮賜與黃志成是否因未盡查核的責任,造成中華投資的損害?這也是此投資案遭質疑的面向,也是值得釐清問題所在。

知情人士也表示,愛唱久久投資完不久,宋珍芳即請辭兼任中華投資法務。當《台灣數位匯流網》去電宋珍芳時,宋珍芳一聽到記者要詢問愛唱久久的投資案,便立即以「人在會議中,不能多講。」回應。而當時同意此投資案的投資長、現任中華電信執行副總暨財務長郭水義則請辦公室同仁回應記者,「愛唱久久相關問題,由代理發言人沈馥馥回應。」

中華電信發言人沈馥馥表示,審計委員會應該對此案開過會,但她不適合回答,對於這個案子的問題,她不會回應,也不會再講。到截稿之前,宋雲峯與柴方文的手機都關機並無法取得聯繫;而去電馬宏燦也沒有取得聯繫。

心腹大將柴方文出事 鄭優力保不成而斷尾求生?

愛唱久久公司投資案引發的弊端,還包括沒有依約展示iSing99產品。以及簽約後,愛唱久久公司沒有提供具體落實執行的協商規劃的書面資料;直到1月下旬,愛唱久久僅提供中華投資一張其公司及董事長林文信用印的持股證明,並非如投資協議書約定的股票與認股憑證。

據了解,今年1月,當時愛唱久久公司也因沒有提供106年的財報,引發中華投資委任的勤業眾信會計事務所認為,投資金額1億元不是小數字,若未取得愛唱久久106年的財報,勤業眾信財報會很難解釋此狀態。「只有持股證明很容易被推翻或不被認可。」

知情人士指出,今年1月期間,愛唱久久公司已不依合約給股票與報表,柴方文與宋雲峰以及馬宏燦還持續分別拜訪現任中華投資的董事長李瑞倉,聲稱獲得鄭優的支持,希望再對愛唱久久再投資一億元。

據知情人士指出,李瑞倉當時拒絕再投資,且認為愛唱久久投資案有諸多疑點,並向鄭優建議應待疑點澄清後,再評估是否投資與否。儘管柴方文、宋雲峰以及馬宏燦想繼續追加一億元再投資愛唱久久公司已被阻止,但愛唱久久公司所取得的第一筆1億元的金額,截至7月、8月期間,才被扣得5千2百多萬元,其餘款項約4千7百多萬元卻不知道資金流向。

愛唱久久投資案到底是否一個假增資、真掏空的投資案?或是有人想藉此取得不法的利益,上市公司的中華電信身為國家的電信龍頭必須向外界說明與釐清疑點,若僅讓利害關係人柴方文、宋雲峰僅以離職方式面對質疑,實則是逃避面對問題,恐難杜外界悠悠之口,也再度讓外界看到民進黨執政後所派任的董事長鄭優,其所領導的中華電信將陷入更大的經營與誠信危機。不僅如此,更將殃及到欽點他的小英總統與其民進黨極力形塑的廉能形象。

     

 

 

圖片來源:TDC NEWS翻拍重製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獨家】資本額僅38萬的愛唱久久 憑什麼獲得中華投資增資一億元?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 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自我簡介。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