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柏立

【數位匯流專題系列2】數位經濟時代產業政策的新思維

劉柏立
2018/10/08
Spectr News Theme

文/劉柏立

  1960年代以分散傳統電信網路風險為目的的網際網路技術終於1993年正式商用化,揭開網際網路時代的序幕。

網際網路具有泛用技術(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GPT)的屬性,有效提升社會經濟所有活動的生產力;並且在數位化、寬頻化的技術進步下,增進數位匯流,進一步推升數位經濟之演進發展,促使傳統的工業社會邁向寬頻網路數位匯流的高度資訊社會轉型發展,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

 鑒於網際網路技術的創新意義,美國柯林頓總統於同(1993)年2月發表了重要的政策文件「NII:Agenda for Action」,明確指出「資訊是國家最重要的經濟資源,美國的命運繫於資訊基礎建設」。

在行動上,首先制定了「1996年電信法」,鼓勵民間投資(寬頻網路)、促進數位匯流(電信vs. CATV)、確保市場競爭(跨網競爭);並積極在WTO主導引進電信、金融、運輸等三大服務業(以利全球電子商務發展)以及「基本電信服務參考文件(內含六大監理基本原則)」作為其他國家實施電信自由化,開放電信市場後監理規管的國際標準,確保美國在網際網路之全球優勢地位。

顯示美國對於寬頻網路數位匯流之價值意涵(數位經濟)具有深度的認知並賦予高度的戰略性定位。

美國商務部在1998年首次發表「數位經濟」報告以降,20年來已經造就了許多成功的網路企業,成為全球數位經濟發展的典範。例如,蘋果的市值總額已突破1兆美元規模,相當於我國918家全部上市公司的市值總額(新台幣33兆元,約1.1兆美元,2018年7月31日);也接近我國2017年度GDP 5,793億美元的2倍規模。

2000年以降,伴隨寬頻網路之普及發達,如何有效運用網路泛用技術提升生產力,成為製造業轉型升級試行錯誤(try and error)的重要途徑,蘋果智慧型手機的生產營運模式是為典型的代表範例。

例如:採以掌握軟體設計技術,硬體製造委外生產,創造更高的獲利空間,可謂「0 to 1」創新生產模式的典範;手機內建「APP Store」創造平台經濟的加值服務(含Apple Pay金流服務),創造多邊市場價值,實亦係製造業服務化之體現,同屬「0 to 1」之創新應用;蘋果手機固然對行動數據服務之普及應用發揮重大貢獻,但同時也拜行動寬頻普及之賜,受惠網路經濟效應,而成就市值總額突破1兆美元規模的企業價值。

換言之,寬頻網路(含固網寬與行動寬頻)已然成為網路創新應用服務的必要條件,凡具有創意者皆可藉由寬頻網路有效提升生產力。德國「工業4.0」的政策構想實亦建立在寬頻網路的基礎,藉由虛實整合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CPS)實現之,此是為「軟體重於硬體」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更是數位經濟時代產業政策的新思維。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PEXELS

延伸閱讀,看更多:

【數位匯流專題系列1】數位經濟與傳統經濟之差異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Spectr News Theme
劉柏立
專業領域:電信政策、頻譜政策、通訊傳播法規政策與產業、數位匯流、網路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