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憶寧:管制有落差 NCC缺乏匯流法的概念

蘇元和
2018/10/01
Spectr News Theme

文/蘇元和

「95年成立的NCC肩負追求匯流、具高度專業性、兼顧理念多元性,並且獨立於政治影響力之外的重大任務。」這是2年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十歲生日時,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所說的一段話。

12個年頭過去了,在這一波的數位匯流趨勢下,通訊傳播領域在全球各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揭示著多元樣貌的時代已來臨,然而,台灣在發展數位匯流卻還面臨許多限制與不足,尤其是相關法令的缺漏,導致至今仍無法迎頭趕上國際潮流。

7月底,前NCC委員陳憶寧與何吉森交棒給新委員鄧惟中和孫雅莉,也象徵著台灣數位匯流大業必須要一棒接一棒地往前邁進,但,不同時空背景下,NCC決策常出現歧見,或是「昨是今非」的態度,給外界覺得政策方向難以捉摸。

《台灣數位匯流網》特別企劃「NCC委員決策告白實錄」封面故事,我們將深度訪談卸任後,且曾參與決策的NCC委員們,他們的決策過程中,哪些政策,應該往前推進,哪些是有助於數位匯流發展的政策,至今付之闕如?

以下是前NCC委員陳憶寧專訪摘要:

陳憶寧:產出一部匯流的法是NCC當務之急

《台灣數位匯流網》問 (以下簡稱問):你認為NCC成立至今,哪些是有助於數位匯流發展的政策法令,至今仍未完成?

陳憶寧答(以下簡稱答):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一部匯流法,但至今一直沒出來,缺乏匯流法的NCC在強調依法行政之時,就會產生在管制上面對類似產業,卻有很大的管制落差。

比方說,對電信業來講,NCC在管制上比較開放,鼓勵創新,且開放業者提供很多應用與加值服務;但對於傳統電視產業,包括有線電視平台、無線以及衛星頻道業者的管制太多太密,但MOD的管制相對較鬆。NCC在面對類似產業,卻出現不同管制密度的時候,就不是一個有匯流理念的主管機關該有的作法。

尤其是,當面臨現在網際網路業者的蓬勃發展,NCC的立場多採不管制或是低度管制的作為,造成業者之間不是非常公平的競爭。

問:你認為匯流的法還無法完成,到底是人的問題,或立法機關的問題?還是整個政府的心態上還沒轉換成數位的腦袋?

答:2014年上任以前發生的事,沒有參與我無法評論。但舉石世豪時代,匯流大法草案出來後送到行政院,後來,因為選舉後國民黨大敗,整個立法過程就停止了。

到了詹婷怡時代,她一上任有提出相關匯流的法,但我沒有看到有匯流邏輯的法的概念。匯流應該是水平或是層級化管制的思維,不是一個將產業以垂直方式 (silo)管制,目前包括已送進行政院的「數位通訊傳播法」及「電信管理法」兩部草案,看起來都仍只是不同產業不同管制,就是電信還是電信,而「數位通訊傳播法」是一個沒有罰則的基本法,與電信管理法的作用法是不同的層次。

至於廣電三法雖然還在討論當中,但仍停留在討論有線電視、衛星與無線的廣電三法,邏輯上是一個不同產業不同管制的垂直思維,且也還持續停留在討論黨政軍條款與分組付費的議題。

目前看不到匯流法到底在何處匯流,到目前為止我認為,目前電信管理法與數位傳播法雖然都寫得相當好,但整體而言,不是基於一個匯流架構討論出來的法。

問:你提到應該積極推動一部匯流的法,但至今仍沒有看到,這是否跟政治因素有關係?

答:政治的事,難以置評。但坦白說,涉及到廣電三法本身不可避免有政治因素,我相信在現在民進黨執政的時代,因為民進黨的歷史因素,對廣播電視一向有興趣的也有很多想法,廣電三法必然會有所變革,只是修的方向是否合乎匯流的思潮,則必須再觀察。

若廣電三法以匯流架構來討論,應該要大幅放寬管制。過去我在國民黨執政時擔任NCC委員,有不一樣的感受。

2014年的國民黨帶大概都能理解對媒體大抵上應該保持某個距離,所以降低廣電媒體管制似乎比較不是問題,但對民進黨而言,放掉媒體管制可能是個比較大的挑戰。另外,每一位主委在任內都期待自己有所作為,但遇到了選舉,推動政策會比較難,這大概就是你所謂的政治因素。

問:你怎麼看「數位通訊傳播法」及「電信管理法」兩部草案?

答:我認為「電信管理法」對於電信業者來講是好事,對業者來說放寬管制是非常好的事情。

「數位通訊傳播法」目的不是為了管制網際網路,而是希望大家對於如何管制網際網路有基本的共識,甚至可以說是如何不要過度管制網路的一個基本法,網路相當複雜,有很多不同的層面,在基本法確立後,依照網路邏輯再去制定其他的作用法。

每一屆的主委都有自己最專精的部分,以專精領域為核心發展與推動相關政策,我認為,詹主委最大的貢獻是讓NCC更了解網際網路的各個層面,尤其她強調的是資安與基礎建設。但期許她能以數位匯流的思維,處理產業間相同服務的管制落差問題。

問:從NCC成立以來,你認為哪些政策是有助於數位匯流產業的發展?

答:從我的傳播背景來看,加上我自己也研究網際網路應用,對我來說,推動有線電視數位化是最重要的政策,到了2016年,有線電視幾乎99%數位化了,也就是數位化政策落實後,將一個傳統產業轉型為現代化的數位產業。

不過,數位化後對有線電視來講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在有線電視的平台上可以做很多事情,有線電視已是寬頻產業了,也可以說是一個Data Industry.我認為,數位匯流最受到關注,也受到最多好處的平台倒不是電信業者,而是有線電視業者,這對民眾的生活品質的提升上,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圖片來源:TDC NEWS

延伸閱讀,看更多:

【專訪】陳憶寧:分組付費為有助產業的政策 但實施時代已過

【專訪】陳憶寧:管制媒體 NCC就很難成為真正獨立機關

【讀者投書】

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來稿請寄至 tdcpress.com@gmail.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職業與自我簡介。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